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驼妹】耿耿于怀<2>

当当!
驼妹更新
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勤奋的(吧)
我们小野,面对心爱的人才会露出腹面的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带着田野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天色还是明亮的,金赫奎没有走向停车场,而是径直拐向左边的街道
田野跟在后面没有说话,他看着街道上的车流,心下几个念头打着转闪过,最后还是收回视线望着前面金赫奎颀长的背影,下定决心一路跟着他走,就像当年在赛场上,毫不犹豫地守在那个人的身后
转过几个街角,金赫奎带着田野来到一个小餐馆,餐馆不大但是三三两两的顾客却快坐满了,金赫奎熟悉地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老板娘是个和善的中年妇女,总是笑眯眯的,看见田野还问金赫奎“这是你同事啊?”
金赫奎笑“不是,是很好的朋友”
田野礼貌地道了句阿姨好,老板娘随即会意地将他们带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金赫奎和老板娘嘱咐了几句,田野没仔细听他们说什么,而是盯着桌上的调料瓶,再透过瓶身偷偷看正在说话的金赫奎
光线不是很亮,浅黄的灯光照在金赫奎的眉眼上,和十年前的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褪去了那层羞涩和稚嫩,变得沉稳而柔和
田野发现金赫奎的头发又变回了深黑色,田野记忆里很久以前的金赫奎的头发还是染成浅栗色的样子,转眼就不知多少年过去,此刻的少年已经不再去追逐那些夸张和特别的东西,耐心地说着话的样子更像是在轻轻书写着人间烟火
老板娘离开了,金赫奎视线转过来的时候田野还来不及收回目光,两人视线对撞一秒,倒是金赫奎先笑了,不知为何田野心跳忽然漏跳了一拍
真奇怪,我见过许许多多的不一样的人和场景,有的美妙至极也有的窘迫尴尬,可是我每次看到你都会毫无来由地紧张,就算见过你千遍万遍也是一样
田野有些无所事事地趴在了桌上,无人说话的空气有些寂寞,田野开始摆弄桌上高矮各异的瓶子
金赫奎索性托着下巴就这样浅笑着看着田野,没人打算先开口说话
就这样静静相处着貌似也不错,田野有些疲倦地闭起了眼睛,过了一会田野隐约间感觉有一只手覆到额上,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刘海
“起来吃饭了小崽子”
田野听到声音睁开眼的时候金赫奎已经帮他拆好了碗筷,桌上的都是些家常菜,田野夹了一筷子尝了一口,好吃的他忍不住想要流着泪给金赫奎比个大写的赞
金赫奎给田野夹了一块鱼“这个餐馆的老板娘是我小时候就认识的一个阿姨,他的手艺很棒,比起外面的都要好吃,吃腻了食堂我偶尔也会来这里吃”
田野一边把自己的腮帮子塞得鼓鼓的,一边点头表示明白
“吃慢点,要像你应酬那样文雅才行呀”金赫奎小口吃着菜一边说“对吧”
田野一愣,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
完了吃得太嗨本性显露了
后悔了一秒田野又自信地抬起头来,反正对面是金赫奎又不是客户,丢脸就丢脸,管他呢,有吃的就行
田野旁若无人的继续吃,旁边的金赫奎也旁若无人地继续看,直到田野被金赫奎的目光盯得耳朵有点发烧了,他才抬起头来装作很凶的样子说“看什么看?没见过?”
金赫奎放下筷子“没见过,十年都没见过了,我要好好看看”
田野被金赫奎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只好愤愤低头继续扒拉碗里的菜,吃饱喝足田野满意地擦擦嘴,问金赫奎“接下来呢?”
金赫奎看田野吃好了,打了个响指,神神秘秘地说“带你去个好地方”
田野想都没想就被金赫奎拐到了一栋偏僻的楼里,田野一边环顾四周一边考虑着要不要捡起刚才地上看到的那个棍子防个身,他看着前面爬楼梯爬得飞快的金赫奎,大声喊了句“喂!你别乱来啊!”
“放心”金赫奎转过身,向田野眨了眨眼“不过嘛在这里,就算我要乱来,你也只能听我的”
田野没好气地白了金赫奎一眼“大不了跟你打一架,看谁打的过谁”
金赫奎哈哈笑出了声“开个玩笑,跟我走你就知道了,不骗你”
田野本来就缺少运动,再加上穿着不太方便的衬衫,没爬几层就累得气喘吁吁,他半弯着腰在楼梯间休息,嘴里还不停吐槽着金赫奎这个人真的黑心不当人
金赫奎向田野伸出手“我抱你上去?”
田野一边说着你抱得起吗,一边还是乖乖地伸手牵住了金赫奎,两只手握在一起的一刹那仿佛有某种熟悉的感觉一拥而至,金赫奎收紧了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向上
终于两人抵达了大楼的顶端,踏出天台的一刹那田野恍然感觉辛苦都在一瞬间消失不见,这栋大楼的楼顶能看到整个城市的全景,从近处的街道楼房到远处的大桥河流,繁华世界一览无余。此刻正是傍晚时分,夏天的夜总是来得晚,晚霞正在遥远天边翩翩起舞,烧成一片火海。霓虹灯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次第亮起,有风沙沙吹过,田野感觉眼角被风吹出了泪花
很多年以前也是这样的,田野失败伤心难过的时候就喜欢到基地的天台远望,金赫奎总是会静静地站在他身边,偶尔理一理他被风吹乱的刘海,拍拍他的肩膀,听听他的倾诉
而现在,金赫奎伸手拨正了田野额上的头发,晚霞映在金赫奎眼里,炽热而明亮
他们倚在围栏上看远方,四周寂静只剩下风刮过耳畔的声响

“你后悔吗?”田野忽然开口问“后悔离开我”
“不”金赫奎摇了摇头
“一点点……都没有吗”田野的头埋在晚霞的阴影里,看不清晰
“后悔过,但不会再后悔了”
“嗯,这样也好”田野的声音在风里变得很微弱
“你有恋人了?”金赫奎突然转移了话题
“算是吧……”
“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他不算特别出众吧,反正在我眼里他就是个普通人,也许很多人羡慕他事业有成,但我知道他其实也有害怕失落的时候。他的巅峰我不一定参与,但当他身处低谷的时候,我就一定会在他身边,陪他一起走下去”
“真羡慕他”金赫奎说
“金总还有羡慕别人的时候?”田野调侃道
金赫奎不说话了,他望着远方的车龙,忽然有些低落
“突然想喝酒了”金赫奎敲了敲金属围栏“一起么”
田野点点头

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田野就感到有些不对劲,果然酒吧里有一群人的视线一直望向他和金赫奎这边,为首的那个人向金赫奎招了招手,显然是认识金赫奎,但看那群人鄙夷的眼神,田野怕是来者不善
果然他和金赫奎一坐下就又三五几个人过来骚扰,田野警惕地看着那些人眼里也不由露出不好惹的凶光,他低低地问金赫奎“怎么回事?”
“之前说过几句实话,不知怎么好像惹到他们了”
田野心想金赫奎你还真会惹事,喝了几口酒也不敢再多喝,生怕喝多了被钻了空子,
“奎哥来喝几杯啊”有人发起邀约
“不给面子?不是吧奎哥”旁边的人开始调笑
金赫奎拿起杯子,俯身对田野说“你留在这里”便跟着人走了过去
田野现在可不是说啥就是啥的主,金赫奎那边一坐下,他也端着杯子走了过去
金赫奎不动声色的一个眼刀剔得田野有些心虚,但田野依旧没有回头地走向了那群人,那群人的关注点大多都在金赫奎身上,就像一群饿了很久的豺狼,都在盘算着如何进攻
金赫奎坐在其中并不露惧色,那些人端来一杯酒让金赫奎喝,金赫奎也坦然与其交杯,田野过来坐下,看着那些人笑里藏刀的样子心中不免担忧,田野的到来没有引起那些人的多大关注,反倒是金赫奎悄悄地把田野揽到了身边
当然,这一切都是对方难以察觉的,金赫奎脸上的表情依旧强势,但田野却感觉到金赫奎在紧张
一群人还在不断地和金赫奎说着话,一只只酒杯在空中晃啊晃,田野皱皱眉,站起身弓下腰去,笑着对那群人说“不知我能否替金总喝了这杯?”
那群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有人打算拿起杯子接受田野的请求,金赫奎站了起来,端起酒杯直接无视旁边的田野与对面的人碰杯,对面的人一看猎物送上门立即又不再理会旁边的田野,田野端着酒杯只好讪讪坐下
金赫奎坐下的时候凑到田野的耳边,低沉的声音透着强势的气息吐在田野耳边“不要让我看到你这副姿态,我不喜欢”
田野沉默,只能在一边做着旁观者,看着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抬起头一看,不远处那群人的老大正颇有玩味地盯着田野,田野把头转开,这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提议玩点游戏
远处的那个大概是老大的人也走了过来,站在田野旁边,听见游戏的提议点点头
“不然这样吧,输了的人——”老大的眼神再一次玩味地望向田野“和旁边的人接吻十秒”
田野明显感到身旁的金赫奎握紧了拳头,他悄悄拉了拉金赫奎的手让他放心,金赫奎却顺势又把田野向自己身边拉近了些许
游戏开始,一行人一个一个翻看自己的数字,最后只剩下金赫奎,田野,还有老大
田野翻开牌,不是他,他长舒一口气
老大开始翻牌,也并不是指定的那个数字,他有些无奈地耸耸肩看着金赫奎“可惜了,上天不眷顾我”
果然是金赫奎,田野感觉周围的人开心得都快要笑出声来
金赫奎难得显出了为难的神色,他看了看田野,有些生硬地说“田总他有恋人,我这样岂不是不合适?”
老大笑了,摇晃着酒杯里的酒说“要不然,我代替他好了?”
金赫奎一愣,旋即笑着想要开口,田野的声音突然传出

“如果金总想玩,那我愿意奉陪”

TBC





ss
评论(3)
热度(43)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