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厂荡】之子于归<2>

厂荡

咸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写得很烂,本身也不擅长这个风格,最近太忙了,累了

我会努力的!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童扬在空荡荡的床上醒来时,还以为一切是一场梦

若不是枕边还残留着天子身上檀香的味道,若不是身上盖着的被子柔软得不像真实的,童扬还不会突然失落下去

他深呼吸一口气,在床上打了个滚,险些摔下床去。床帘刚被掀起,童扬就听见屏风外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公子……你醒了?”

童扬抬头一看,一个长得水嫩的少年走了进来,头埋得低低的,露出白净的脖颈。仿佛有些不知所措“那……公子是先沐浴更衣吗?我把您的衣物都准备好了”

童扬低头一看,自己穿的还是昨日未...

看文看得想哭
我就是个辣鸡

我要是成为一个两周一更的写手你们还会爱我吗?🙂

我就说为什么我写的萝妹忽然有人小红心了
原来邪教发糖(???
嘴很冰???
让我来温暖你(并不

【厂荡】之子于归〈1〉

本文纯属胡编乱造,逻辑诡异文风有病,特此预警

古风,先婚后爱,至于宫斗有没有我哪知道

反正就是一个gay里gay气的皇帝和一个长得特好看的少年的故事

请让我说一句

呵,女人

又名【一个没写过古风的搞笑写手被逼上绝路的过程】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1.

眼前是一片鲜红色

头顶的红纱遮住了刺眼的阳光,旁人细碎的低语传入童扬的耳中。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低垂着头,像只被驯服的小兽一般跟随着牵引他的侍者

一切都不应该沦落到这步田地的,童扬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抬脚踏入门槛,脑子里却想着,这个门槛,属于一扇顶天立地的朱红色的大门,镶着九排门钉,透着庄重与威严,是他从来没有踏入过的地方

而...

今天又是怠惰的一天
古风厂荡依旧码不出来

假装厂荡发糖???
慈父慈母与他们的可爱女儿(??)
田野究竟在玩什么惹得众人围观?
厂长身价二十万的拖鞋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童扬又拿出了鞋柜里的第多少双鞋?
拖鞋与运动鞋的对抗究竟谁是赢家?

童扬内心:「我不要和辣个穿拖鞋的人走在一起,不然会显得我很捞」
明凯内心:「找童扬干嘛?手机不好玩吗?」
两人关系就此破裂

才怪咧

后来
明凯:「哎荡荡在看田野辣个小崽子玩手机,要不要偷偷过去看一下」
荡荡:「明凯又穿得骚里骚气的,回去好好教训一下他,哎怎么过来了,我该说什么,打招呼好尴尬,算了假装没看见」
明凯:「荡荡越来越好看了,嗯偷偷看一眼……荡荡在看什么啊……哎这个游戏好像不错,改天和荡荡一起玩……」
荡荡...

@咸鱼山竹 这个人说要看厂荡古风先婚后爱半甜半虐的文
为什么要这样为难一个搞笑写手🙄

【厂荡】琐碎的事

校园厂荡写到一半卡文了
但这篇依旧是厂荡!不甜不要钱(内含一点点多萝
过日子嘛,就是些鸡毛蒜皮锅碗瓢盆的事
但是也挺好的不是吗

EDG加油,世界赛等你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1.
童扬说:亚索大兄弟很稳
其实明凯想说我也很稳的
想了想自己的战绩觉得还是不要坑人,尤其是坑自己男朋友
然后就毫不害臊地坑了小昭一个晚上

2.
后来童扬还是答应了和明凯的双排
一口气八盘不带喘,明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美滋滋
稳还是扣神稳,骚还是明凯骚
然而童扬并不同意这个说法
他说明凯其实只是看起来骚,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
明凯在旁边笑得眼角鱼尾纹都要出来了
「关~键~时~候~我当然很稳的」
童扬白了他一眼说我说打游戏呢你想到哪里去了?活腻了?...

今天赢比赛就更文

1 / 11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