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驼妹】血月

短小/昨天晚上因为血月而诞生的脑洞
后续你们自己脑补一下吧hhhh
甜!
一个看起来懵懵懂懂实际上洞察一切的田白菜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今夜月光很明亮
我留连在这个人类的居住区已经快三个小时了,可却还是没有找到可以下手的猎物。
也是啊,天寒地冻的,有谁会大晚上的跑出门呢?
我搓搓手,我本身是感受不到寒冷的,但这萧瑟的夜晚还是让我感到无聊又孤单。
我好饿啊
有没有人,愿意把他的鲜血献给我?

我叫金赫奎,是一个血族
通俗点说,就是人们口中的的吸血鬼。
就像人类捕杀猪牛羊获取肉食一样,捕食人类,不过是我们的一种与众不同的生存方式。
其实我们都一样,不是么
没有谁比谁优越

月光暗淡了几分,我知道我的最后期限已经临近了,心中不免焦急了一些,徘徊的步伐也变得有些凌乱。
我握紧手中的怀表,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那只兔子一样急匆匆地在道路上漫无目的地走。鲜血的味道一遍一遍在我脑中浮现,就连天上的月亮,也仿佛在幻觉中染上了鲜血的颜色。
不,这不是幻觉,月亮确确实实地在一点点变成浅红色
今晚是血月之夜
我知道我的大限将至

我走得太快了,甚至差一点被路上的石块绊倒。
[嘿,你好]你说
我踉跄几步,抬起头有些狼狈地望着你
真不知道大半夜的,你跑出来做什么,怕不是个大傻瓜。

都怪我夜视能力太好,又或者是这个小区的街灯太过明亮,我只知道我朝你看去的时候,满眼尽是你眸子里的星光。
那双带着露水的,亮闪闪的眼睛,像是戴在情人手上的钻石一般清澈明亮。
请原谅我对人类的语言尚还生疏,没有办法形容出你带给我的那一刹那的惊喜。只是一时间里我脑子几乎空白,唯一清晰的,是之前在你们人类的图书馆里看到的,一个晦涩难懂的词语:
[爱情]

天气是真冷啊,你穿得很厚实,在我眼里就像坐在雪地里的一个大雪团子,白白的,又鼓鼓的。还戴着条红色的围巾,活像个圣诞老人。忘了说,红色很适合你。
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吗?一只超市里的甜白菜!嫩生生的,好像能掐出水来。
你一边呵着白气一边揉着冻得泛红的脸,旁边放着一保温杯的咖啡。和我打招呼的时候还不忘眨眨眼。
[你也来看月亮啊]你问
看月亮?我一时有些傻,连熟练的人类语都在我脑子里打了结,一句也说不出来,只好站着看着你。
[过来坐吧,这天气怪冷的。要喝咖啡吗?]你不等我回答,又自顾自地当起了主人,招呼我坐下。
我坐下了,鬼使神差地,坐在离你大概半米的地方。接过你递来的咖啡的时候我才想起,我原本是应该把你当成猎物吃掉的。
可我现在哪有心思吃呢?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好在我们吸血鬼不会脸红,否则一定要被你嘲笑。
你看着我喝下两口咖啡,温热的液体在我冰冷的没有温度的胃里滑过,我居然觉得很舒服。我放下咖啡,你满脸希冀地问我:[好不好喝?],我点点头,满心里想的只有你怎么可以那么可爱
你摸索着衣兜,掏出一枚皱巴巴的棒棒糖,似乎是在你口袋里藏了很久,你歪着脑袋问[吃糖吗?],我摇头,你就自己拆了塞进嘴里,甜甜的奶香味弥漫开来,是个很合适你的气味,我有点贪婪吸吸鼻子,终于说出第一句像样的话来:
【你为什么坐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说话的原因,我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奇怪的问题……]你说,[今晚有血月啊,你不知道么,我特地跑出来看呢。]
这个小傻瓜,他是不知道人类世界的居所有“阳台”这种东西吗?
我心里还没吐槽完,你就忽然激动地扑过来,扑到我的肩上,指着天生那轮逐渐暗淡变红的月亮激动地大喊[看见了没有,月亮变红了!月亮变红了哎!]
我们之间的距离,由五十厘米顿时缩减到了窄窄的十厘米,近到我连你身上的灼热温度都能体会到,你呼出来的白气,全都湿漉漉地沾在了我的发梢。
你握住我的手,很开心地摇啊摇。这时你忽然皱起眉头来,握紧了我的手
[你的手怎么这么冰?]你有些担忧地问,[别感冒了啊]
我刚想说我的手一年四季都是这个温度不会变暖的,就见你捧起我的手轻轻往上呵气,樱桃般绯红的嘴唇凑得很近,我便闭了嘴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你因为想捂暖我的手却失败了而有些委屈的表情。
月亮已经快要全红,我口袋里的怀表嘀嗒嘀嗒的声响越发地重,你抬头认真盯着天空,而我认真地盯着你,天地间很安静。

月亮已经完全浸染成了红色,就像你的唇一样鲜艳夺目,我想,我是时候该行动了,血月一熄灭,我若还没舔舐到人的血,我就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灰飞烟灭
我甚至能听见心跳的声音,听见不和谐的音调在心里隐隐作痛,我以为我遇见了爱情,我以为我金赫奎一辈子从来不会遇到的东西,就在这样一个血夜,猝不及防地撞进我的怀里。
你怎么能
你怎么能这样?
不要
不要伤害他……
可是
我不得不……

我做了最后的祷告,在血月消失前的最后一秒,俯身向你,双手钳住你的手和腰肢,不让你挣扎
然后
然后……
然后我深深地吻住了你的唇

我很抱歉
眼前的景象顷刻间化为虚无,触觉也融化成一摊水雾,我最终成为了夜的一部分
就像甘愿为王子化作泡沫的小美人鱼,我希望,在你存在的每一个夜晚,都化作月光紧紧拥抱着你,包裹着你,让你感到安心,让你每晚都能做一个甜蜜的梦。
我爱你

在我失去知觉的最后一刻,忽然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按在了我的唇上,伸进我的口腔里,甜蜜的滋味顿时迸射开来,我的意识逐渐清明……

[白痴]
田野嘬着被自己咬破的左手食指,说
[我可不像你这么傻]

END

评论(8)
热度(53)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