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厂荡】意外事件/emergency

厂荡
abo/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车
很正经的双向暗恋/无限误解的文
写文只是自娱自乐,请勿较真,bug我的锅,并不算甜
厂荡tag已经冷冷清清了……加热一下吧

国际三禁,食用愉快


童扬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说大不大,说小,却又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童扬是个beta,他性格温和,对谁都是微微笑着的,也因为这个,他的秘密才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过
童扬确实具有beta的一切特点,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那种,他嗅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对alpha和omega之间私下里的暗送秋波眉目传情几乎是盲人般的迟钝。往往是屋子里的omega都皱起了眉,他还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淡然地坐在原地。
引起波澜的是明凯
明凯生气的时候总是无意识地释放信息素,alpha强大的具有压迫性的味道让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童扬,都捂住了口鼻别过身子去
童扬耸耸肩,坦然自若地望着明凯,丝毫不受影响
于是童扬也成为了,在明凯生气的时候,被所有队友推出去和明凯交涉的人
一旦童扬温和地开口和明凯商量,即使是烦躁的明凯,也会忍不住起恻隐之心,好像令人生气的事情,都在童扬水光滟滟的眸子的注视下涣然消散了。
就像,春日里即将消融的雪

童扬是个迟钝的beta,但同时,他又是个卑微的omega
童扬羞于启齿的,是他的omega体质。上帝仿佛翻错了剧本,在童扬一个beta的灵魂里,加上了omega的身体。生来适合跪伏在alpha身下的躯体,让童扬遭了不少罪。和所有omega一样,他有发情期,但身为beta,所有omega的抑制剂对他来说都是无效的,因此,每次发情期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折磨。好在发情期并不似普通omega频繁,每次童扬也几乎是靠意志自己熬过去。
童扬是很难鼓起勇气和别人说这种事的,就像是飞行员从云端坠落一般,发情期的恍惚不安让他不得不每次都告病休假。旁人只是当他身子骨弱,容易生病,只有童扬自己才知道那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燥热难耐,手指几乎要把手臂掐青的铺天盖地的无力感。他躺在床上蜷成小小的一团,心中不断啮咬着他的欲望的小虫子吱吱地聒噪着,仿佛在等待一个唤醒他们的人。童扬的T恤拉开一半,脸上因为热而泛起潮红。他双手捂着小腹,似乎想要驱逐那其中的空虚
和他同住的许元硕是知道这件事的。许元硕也是个beta,得知这件事也并没有过多惊讶,只是每次都尽心尽力地照顾发情期的童扬。有一次,童扬实在是燥热得难受,盖着被子支支吾吾地恳求许元硕帮他解决,许元硕看着童扬难受的样子叹了口气,他说我是beta,beta生来不适合 性,如果我来,你会更难受
童扬说,可我现在这样,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许元硕说,那,我帮你把明凯叫来吧
明凯是个alpha
童扬使劲地摇头,摇得自己都快头晕目眩,他说千万不要找明凯,找谁都不要找明凯,求求你,求求你了
许元硕摸摸童扬的额头,试图让他降下温来,他说,你对明凯那点小心思,谁不清楚啊,你以为明凯就是天神下凡,不可玷污的啊。他也是人,他也有欲望
童扬委屈地一撇嘴,像个孩子似的
“可是我就是不想,他因为我而委屈自己”
许元硕最终还是按童扬的话没有去找明凯,看见童扬因为难受而翻来覆去的样子,许元硕心都快碎了
你又何苦呢?童扬

是,童扬喜欢明凯
原本就是朦朦胧胧的,隐隐约约的一点点好感,在一来一往间竟带上了一丝浪漫气息
明凯顺手给他披的外套,专门为他买的零食,特意约上他去吃饭,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指导他打游戏,天冷的时候一句不经意的叮嘱添衣,还有冬天出门时,偷偷摸摸被明凯牵起来放进口袋里捂热的手。
明凯什么也没对童扬说过,一切好像都是顺理成章,童扬有私下里悄悄地想过,他们到底有没有超过朋友的关系,每每想完大脑总是一团乱,童扬也就十分任性地想,大概明凯,也是有一点点,哪怕就那么一点点,喜欢着自己的吧

可故事总是要按着不合人意的方向发展,所有的风花雪月柔肠百结,都要被现实的洪流冲击得七零八落,碎裂崩塌

童扬的秘密,是在一个雨夜被明凯发现的
彼时正值基地夏休期,许元硕结束了训练就回了韩国,留下童扬一个人住单间,许元硕临走前和童扬说,让他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千万不要憋着,该找人帮忙还得找人
童扬嘴上好好地应着心里却抱着一丝侥幸的心态,他的发情期并不规律,间隔时间也算挺长,几乎三个月到半年才有一次,他应该可以好好地度过这个假期
可惜上帝总是喜欢捉弄他亲爱的孩子们
童扬结束rank回到房间就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腿脚发软有些使不上力气,他顺势躺在床上,小腹却传来一阵久违的疼痛感
完了
仿佛一声惊雷在童扬耳边炸响,一直从头顶蔓延到脚跟,身体的不争气让童扬几乎要哭出来,他缩了缩身子,想找个舒服的姿势,却怎么都难受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童扬闭上眼,脑海里想着明凯的样子,一边开始自我抒解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童扬房间传来
明凯rank完回房间,路过童扬房间门口时却停下了
他感到有些奇怪,门似乎是虚掩着,有不大不小的声响在里面响起,好像隐藏着什么不见天日的秘密
不知是不是alpha的好强心理作祟,明凯下意识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眼前的景象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童扬躺在床上,衣服敞开着,脸上的表情痛苦难耐,手臂上被掐出青一块紫一块的瘢痕
看到明凯进来,童扬吓了一跳,蜷起身子缩到角落,慌张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明凯皱了皱眉,深吸了口气
这几乎是一个alpha下意识的举动,童扬类似发情期的表现,让明凯怀疑他是否隐藏了omega的身份
可惜明凯什么都没闻到,只有属于雨水的清冷味道悄无声息地蔓延
童扬难受,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睁着盈满泪水的桃花眼,咬着下唇看着明凯
明凯装作不经意地咳嗽一句,绕过床上的童扬,走到窗边把半掩着的窗帘拉上了,不透一丝缝隙。
“别着凉了,你这样”
明凯故意不看童扬,别过头去看桌子上童扬的东西
童扬的日记本半摊开着放在桌子上,明凯扫了一眼,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
“唔!”童扬含混地吐出一个音节,试图阻止明凯的视线
日记上藏满了童扬对明凯的描述,温柔的,憧憬的,纠结的,柔软的
童扬不愿意这一切暴露在天光下
“你”明凯转过头,看着童扬,用极其平淡的语气说
“我来帮你吧”

一切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童扬没有理由拒绝一个alpha,尤其是在自己最需要,最卑微的时候
刚开始明凯似乎还怕伤到童扬,小心翼翼地做了开拓,发现童扬的身子如omega一样甜腻柔软后,明凯也抛下了作为客人的礼节,很尽力地去满足童扬的所有渴求,他双手扣着童扬的腰,让童扬跪坐在他的身上,身体有节奏地进退着,似乎是在奏着一曲狂欢迷醉的华尔兹
明凯似乎很享受,除了没有omega的信息素,童扬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伴侣。只是从头到尾,明凯都没有吻童扬,即使童扬凑上来索吻,明凯也只是轻轻把他抱进怀里
童扬并不知道自己表现得怎样,事实上,久违的快感已经让他丧失了理智,他只是不断地纠缠着明凯,渴求着明凯,而明凯也乐在其中。
直到最后童扬已经累到栽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明凯大略地清理了一下残局,被子已经整个被踢到了地上,床单上还有被童扬抓皱的印记,仿佛一夜风起吹落残花满地,旖旎的景象还在明凯眼前回放着
童扬沉沉地睡着,明凯给他掖了掖被子,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应该点起一根事后烟

同为alpha的金赫奎一个晚上没有看见明凯回来
早上去训练室的时候撞见明凯从童扬房间出来,裹挟着一股浓重的明凯信息素的气味,金赫奎朝明凯挑了挑眉
“早?”
“童扬生病了,昨晚在照顾他”明凯答非所问
“嗯……”金赫奎了然地眨眨眼“努力”
“追你的田野去”金赫奎没好气地反驳他

童扬还是坚持着起了床
明凯提着打包上来的早餐进门,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明凯打量了一下似乎有所恢复的童扬
“早啊,我的omega”
童扬已经从床上坐起,低头摸了摸自己颈侧的红痕,似乎还在反应着昨晚发生的事,听见明凯的称呼,童扬愣了一下,随即淡淡地笑了起来
“早”
“早餐我帮你打包了,喏,你喜欢的粥”明凯端出热气腾腾的早餐,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谢谢啊……”童扬似乎还有些拘谨,接过勺子却没开始吃,坐着发起呆来
“还很累吗?要我喂你吗?”明凯在床边坐下,关切地伸出手摸了摸童扬的额头
“没事”童扬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低着头,似乎有话要说
“所以能告诉我吗?”明凯看着他说
“我是beta,又是omega,就这样”童扬平静地回答
“那发情期呢”
“不规律,大概三个月一次,抑制剂没有用”
“那你怎么办”
“忍着”童扬抬头,无奈地朝明凯笑了笑
“那你是……”
“第一次”
“抱歉……”
“没事”童扬伸手,想抓住明凯的手腕,却握了个空
“这件事……就当没发生吧……很抱歉”明凯脸上写满了悔意
童扬不说话
这算什么呢,交了个男朋友,还是交了个性  伴侣
还是说根本就什么都不算

他摇摇头,忽然小声地说
不怪你,是我的错
我不该就这样爱上你,不该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就死死沉溺
不要自作多情
童扬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提醒着自己
不要自作多情
明凯是好心才帮你,你不要过度解读他的感情

TBC

评论(11)
热度(87)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