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驼妹】血月

短小/昨天晚上因为血月而诞生的脑洞
后续你们自己脑补一下吧hhhh
甜!
一个看起来懵懵懂懂实际上洞察一切的田白菜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今夜月光很明亮
我留连在这个人类的居住区已经快三个小时了,可却还是没有找到可以下手的猎物。
也是啊,天寒地冻的,有谁会大晚上的跑出门呢?
我搓搓手,我本身是感受不到寒冷的,但这萧瑟的夜晚还是让我感到无聊又孤单。
我好饿啊
有没有人,愿意把他的鲜血献给我?

我叫金赫奎,是一个血族
通俗点说,就是人们口中的的吸血鬼。
就像人类捕杀猪牛羊获取肉食一样,捕食人类,不过是我们的一种与众不同的生存方式。
其实我们都一样,不是么
没有谁比谁优越

月光暗淡了几分,我知道我的最后期限已经临近了...

驼妹【琉璃瓦】(完结)

这个坑拖得太久啦
谢谢大家的支持
爱你们

失踪人口冒泡

下周考试
考完试更文
算是给冷清的tag加热一下吧
各位有什么想看的梗尽管告诉我
如果没收集到的话我就写自己想写的梗啦_(:з」∠)_
感谢你们对我这个辣鸡写手的滋辞
(占tag抱歉,考完试就删

诈尸
扛起驼妹大旗疯狂挥舞
你们驼看了一半就关掉了
估计是下播以后偷偷看
说不定还要发消息嘲讽一下小崽子(?)
小剧场疯狂运转中_(:з」∠)_

【驼妹】琉璃瓦

发不出去,只能用图片……

【驼妹】琉璃瓦

这个坑好像没填完?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后来田野开始带女人回家
开始是浓妆艳抹的妇人,再到衣着夸张的少女。田野总是忽略金赫奎皱着眉头的低沉脸色,径直走进房间。锁上房门,咔哒一声将金赫奎的目光摔在门外。
金赫奎总是按着太阳穴坐在沙发上假寐,偏头痛一阵一阵海潮般袭来,田野搂着女孩纤细的腰凑近对方说话的样子在脑海里翻腾,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路响过,田野说,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金赫奎感到深深的无力,似乎整个人都被抽空
脑子里有一个声音重重复复地说道
他可是你命中的冤孽啊
命中的冤孽啊
冤孽啊

说到底田野只是为了引起金赫奎的注意
田野天不怕地不怕,可唯一搞不定的是金赫奎,每次金赫奎无奈地拒绝他的时候,他的心就...

◇本宣◇ 《不渝》

大大爱您!买买买!

Twain°:

让大家久等了,辛苦每一位一直坚守到现在的、喜欢我的人哈。


不渝呢,是取自花嫁那段我非常喜欢的话。


我喜欢轻描淡写的给你承诺,然后漫不经心的至死不渝。


以我拙见,用来形容厂荡不能再贴切。


当然这本本子也有驼妹的篇目,宣图非常长啦,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有什么值得入的吧。


1.欲言又止的完结


    大家都知道欲言又止是我的一个很老的坑了,本子里的欲言又止将会加到进退两难的正文中间成为一个小的过渡,算是还了它一个圆满了。


2.进退两难的三万...

【驼妹】琉璃瓦

驼妹
强强,叛逆少年x商界少爷
尽情泼洒狗血
写到后面我已经奄奄一息了,如果有bug我的锅,这个设定第一次写,写得不好见谅
题目与正文无关(因为我想不出题目
微虐预警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1.
田野是金赫奎从网吧里捡回来的
他的父母闹离婚闹了几乎他的一整个童年,当别的孩子牵着父母的手蹦蹦跳跳的时候,他一个人低着头默默地扫干净地上砸落碎裂的玻璃杯。后来父母分居,他跟了父亲。他逃学旷课,顶撞老师,和讥笑他的同学打架,什么都试过了,他知道若他不反抗,便会永远地成为最低微的那一粒尘埃。他犯了事,父亲回来就打他,一边打一边哭,骂他没出息的败家子。他咬着牙,一言不发。
直到他十七岁那年父亲死于工地的意外,他真...

【驼妹】好久不见

驼妹见面了

好久不见啊

(之前就码了只是一直没发出来,发得有点晚了见谅QAQ)

全明星给我们田野和七酱投票吧,谢谢!


短小,不是很好吃

结尾HE和BE两种结局,不想看BE可以自己跳过(跳过吧切拜!!!

不懂驼妹语所以对话就都直接中文了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田野坐在回家的候机室里收到了金赫奎的消息,金赫奎说,他要来云南做活动了

田野本来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看到消息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随即嘴角就不知不觉地上扬了起来

“come your home?”金赫奎说

来我家,我给你尝尝云南的毒蘑菇啊,田野一边笑一边回复道

那边的金赫奎在成功勾搭崽子之后笑开了...

【驼妹】万圣夜

万圣节快乐
甜,短,反正就不好吃
最近忙
凑合凑合吧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金赫奎推着购物车,挑了两株新鲜的青菜放进车里,又拿了一盒荷兰豆,转而却在摆满糖果的货架前停下了
他出门前看了日历,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万圣节
他本是没有要过节的想法的,自长大后,他好像就离糖果很远了。他一个人住在公寓里,每天的生活都挺简单。平淡得久了也挺悠然自得
可今天他在色彩斑斓的糖果前站了好一会,最终还是伸手挑了一包糖果放进购物车。正当他准备离开时,他被人叫住了
“金先生!”背后传来熟悉的少年声音,带着一点孩子的奶声奶气。他转头一看,是住在他隔壁的田野。那人手里拿着一只大大的橙子,随意地朝空中抛掷着。橙子正当季,一个个饱满...

1 / 3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