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厂荡】一如年少模样

考得不好,所以要更新
灵感来源于 陈鸿宇 《一如年少模样》

我自己私心挺喜欢这篇,它给我一种温柔的感觉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

“ 昨日担当 昨日敢想 昨日转眼 就跌撞
夏时梦长 秋是昼短 清冽途上 不远望
薄情于痴 贪小于妄 市井冷眼 没浅尝
难予疏淡 难在得失 难是求而 不得
一如彷徨一如年少时模样
寻几处好景泊星光
一如原谅一如年少时模样
觅几句爱人留绵长
多少凉薄世态可动荡
还有孤独要顽抗
多少遗憾自负存念想
唯有时间不可挡 ”


——引自《一如年少模样》


当初的背井离乡,怎么说也是年少轻狂

冲着一个叫梦想的虚无缥缈的东西就踏上那辆通往远方的火车,童扬的内心空空荡荡,冷风一吹,吹散了雾霭笼罩下那些说不清的未来

雾气散去后,是那人微微笑着的,温和的眉眼
 

那个人叫做明凯,初见的时候,他们俩都是毛头小子,满脑子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天大地大的梦,不懂得照顾人也不懂得与人相处,三天两头置气吵架。明凯喜欢说话就冲着童扬一通说教,童扬安静却也总是冷冷不理明凯。

很奇怪的,这样跌跌撞撞走过来,竟一下就是好多个春夏秋冬


相处的久了,也就不需要多么热烈亲密的交流,夏天的时候睡不着两人就会躺在床上一起天南海北地聊,明凯还是会跟童扬絮絮叨叨说着话,从食堂饭菜路口的猫到星空花朵仲夏夜之梦,童扬望着漆黑一片的窗外小声应几句。说着说着天就渐渐泛起鱼肚白,明凯自顾自的说完却没听见童扬的回答,转头一看少年已经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长长的睫毛如鸟羽般垂下。
秋天天总是黑的很快,从训练室走到食堂的路上能够看到绚烂的晚霞,童扬习惯性地抬头看天,秋天的天空澄澈干净没有一丝云彩,天空从头顶如水的天蓝渐渐过渡到地平线上如火的赤金,每当这个时候明凯就会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童扬,晚霞的光芒映照着那人好看的面容让人整颗心都不禁安稳下来。

晚霞装饰了你的眼睛,而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很多人说,童扬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但是有桃花眼的人,却甚是薄情

童扬听到这样的说法却也是笑笑,依旧不咸不淡地对待周围的人,温柔得体又不失风度,有人劝童扬说,这样不好,对别人太淡薄,会让自己的日子很难过

童扬说不了,人活着为什么要刻意去讨好谁呢,有一人懂你其实就足够了

童扬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明凯温柔地看着他时的脸,想起那人早上给自己发的早安问候又不禁轻轻地笑起来

你不知道,薄情之人,其实最为痴狂


童扬对那些名声赞誉看的很淡,大概就像个倔强又孤傲的江湖剑客,走在自己的路上,笑也一时醉也一时。而童扬也因为这样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熟悉他的不熟悉他的都一起骂他,一时四起的质疑责备几乎要淹没童扬的社交平台。粉丝总是替童扬着急也替童扬鸣不平,然而出现在大家面前的童扬总是云淡风轻地笑着,叫大家不要担心自己

是真的这么坚强吗?童扬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说不难过不痛心是假的,只是还有人陪伴在他身边罢了

在最艰难最痛苦的那段时间童扬感觉自己的生活都不是自己的。一个倾盆大雨的晚上童扬在明凯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夜。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抓着明凯的手哭着,哭得好看桃花眼都被淋湿,就这样湿漉漉地通红着。明凯温柔的嗓音不断地说着别哭了你看你这样像什么话,你是童无敌啊你怕什么,千军万马我都给你挡着,不管多少诋毁你都还是我心里那个最好最好的童扬

怎么说呢,这一路上遍尝市井冷眼,但是因为有你与我相互支撑,好像也没有那么苦那么累


明凯想要一个冠军

童扬明白明凯的心思,他又何尝不想要那样的荣誉
可是一次一次地,梦想都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破碎,小一点的队员,像田野金赫奎这样的都偷偷摸摸地哭开了,可明凯不会哭,他总是用坚定的声音去安慰队友,告诉他们下一次一定可以更好

可是下一次,下一次再下一次,人生中,又有多少个下一次呢

童扬问过明凯,你难过吗,拿不到冠军

明凯说,难过,但也不是那么难过,人生除了梦想还有生活

童扬疑惑地问道,此话怎讲

明凯说,世界上最难放下的不过得失,最难释怀的不过是求而不得,但经历了这么多我其实也明白了,有一些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些东西比梦想,比得失更加珍贵重要

童扬问:那是什么

明凯说:那是你

 
退役之后他们简简单单地在一起了,知道的人不过身边亲友,日子平平淡淡却又满是温暖,整日就是客厅厨房打着转,年少时满载征战沙场的勇气,也尝遍世态凉薄的痛苦,偶尔也要对抗无人理解的彻夜孤独,但好在他们都幸运地赶上了对方最美好又最激昂的年龄,能够见证那个人的破茧重生和高峰低谷,然后守护在对方身后说一句我爱你

你是我做过的,最美的梦

 
又是一年春到,凤轻轻刮起窗帘翻起书桌上零落的书页,童扬趴在桌子上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明凯出了神,直到明凯端上饭菜笑嘻嘻地敲了敲童扬的脑袋说吃饭了,童扬才回过神轻轻地哦了一句

“想什么呢”明凯问

“我在想你以前,想你打职业的那个时候的样子”童扬夹了一筷子菜回答道

“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明凯看着童扬问

“你以前啊,很傻,很犟,总是跟我吵,我一不理你你又很紧张地跑过来跟我道歉”

“你还不是,倔强得很,又敏感,到现在都还是,我昨天跟以前队友发个短信你都要紧张半天”

“我那是担心你被抢了好吗”

“你家明凯又傻又犟,不会被抢走的”

“傻瓜”

 
别怕,光阴尚好,你我一如年少时模样


END
评论(1)
热度(31)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