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厂荡】罗生门<2>

放假了,有时间看直播了,开心
偷偷开一辆没有驾照的假儿童车

控制不住发刀子的双手,你们打我吧(不
相信我一定会HE的!!
食用愉快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

后来明凯参加了一场聚会
其实明凯最不喜欢那些闹腾的聚会,但是当他听见聚会名单上童扬的名字的时候,眼皮跳了跳,鬼使神差地就应了下来。
聚会的时候几个闹腾分子大声地闹得人头疼,明凯看了看角落里安静地坐着的童扬,那人低垂着眉眼,很规矩地缩在角落里,面前一杯果酒,却是喝了大半杯,细碎的刘海轻轻覆在动人的眉眼上,如轻纱般撩人心弦,
明凯突然发现,之前自己自以为的淡然和放下,其实只是那些热烈的感情被挤到了一个阴暗的箱子里,一旦被火苗点燃,积压已久的不甘和爱,就会如烈火一般燎原。
他就这样定定地看着童扬,看着坐在他身旁的张景焕贴心地制止他再喝下去的举动,看着张景焕的手亲密地搭在童扬的身上,看着童扬微红着脸轻轻依附在那人的怀里
明凯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他依旧无法做到忍耐,他悄悄握紧了拳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忽然似乎是张景焕的电话响了,他和童扬说了几句就走出了房间,童扬似乎是有些醉了,迷迷糊糊地点头又乖乖地坐好
明凯看着那人因为酒精而泛红的脸颊,心里莫名翻滚起一些不知名的情绪,他想了想,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坐到童扬身边
童扬身上还散发着果酒的清香,衬衫的领子微微解开,露出白暂的脖颈,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其中好看的锁骨,他抬起头来看明凯,桃花眼里温柔如水。
明凯感觉自己被定住了,他小心地吞了口口水,耳尖却不由自主地烧的通红
他想起了一句什么
“你的眼睛勾引我犯罪,一个几乎完美无邪的罪” *
他深呼吸一口气,轻轻地微笑起来,他说
“童扬,陪我出去走走吧”

童扬的脑袋晕晕呼呼,但是迷蒙间他看见那个人的微笑,灼热而带着不可抗拒的威慑力,漆黑的眸子像黑曜石一般地在昏暗的光线下闪着光。
他想占有那一束微光,哪怕是,纵身悬崖,也义无反顾
他想到什么
“你的微笑引诱我跟随,完全不由自己的跟随” *

明凯拉着童扬的手起身,转身对其他人说了什么,便和童扬一起走出了包间。
童扬还沉沉地陷在那个笑里,他没有听到明凯和那些人说
“我们先走了”
夜晚的大街上冷风习习,但是童扬却一点也不觉得冷,那只被紧紧握着的手上,不知怎么的传来一丝丝的灼热酥麻,就像有一只蚂蚁,从手心一直啮咬到心里,童扬有些难受地贴近了明凯。
明凯感受到身后热腾腾的温度,轻轻勾起了嘴角
他问“难受吗,我送你回家吧”
声音低沉黯哑,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原因,童扬感觉这声响像是石头被狠狠地丢进了深不见底的水潭中。一瞬间他的意识似乎坠进了万丈的深渊。
他颤抖着开了口,话刚出口,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他说“我要去你家”

明凯用力地克制住自己紧张得快要爆炸的心情,拉着童扬上了车
楼梯间里童扬也很乖地拉着明凯的手,不哭也不闹,红红的眼睛轻轻眨啊眨。
本来没什么的,一直到进房间门前,童扬都没什么异样,但是当房门开启,扑面而来的明凯的身上的气息让童扬忍不住攀上了那个人的肩膀,他轻轻地伏在明凯耳边,伸出舌头,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明凯耳后的皮肤
果不其然的,明凯的手一下子扣住了童扬有些单薄的腰身,童扬的眼睛埋在阴影里,明凯看不见那里忽闪而过的一丝兴奋与决绝。
明凯感觉整个人仿佛陷在了滚烫的火焰中,燥热的感觉海浪般撩拨着他理智的弦,他的手不自主地在那人光滑的腰部摩挲着,另一只手迫不及待地去解开了童扬衬衫的扣子
他早就觊觎很久了,如今思绪早已混乱而不堪
童扬开始低低地喘,下身传来的奇妙而难堪的感受让他蓦然烧红了脸,他轻轻地用腿蹭着明凯,小心翼翼而又带着一丝诱惑。
就像一个绮丽旖旎的梦啊
童扬轻轻地喊“亲爱的,亲爱的”
明凯的动作忽然一顿
那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啊,那样的童扬,那样令人心悸而又不自主地想要占有的童扬
然而他真的拥有他了吗
那一声亲爱的,喊的温柔而动人,这样的声音,又曾经在谁的耳边回响呢
说不定自己只是,被喝醉了的童扬当做了某个人吧
而自己居然还可笑的沉醉其中
铺天盖地的悲凉就这样袭来啊,明凯看着眼前衣衫已经被自己折腾得凌乱的童扬,苦笑着轻轻放开了抱着他的手
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那人毕竟是童扬啊,就算明凯十恶不赦,也绝不会害他一分
更何况那人根本就不爱他,根本就把他当做了谁谁谁的替身
童扬不甘心地继续缠上来,难耐的吐息一下一下地喷在明凯的脸上。
明凯的指尖从童扬发间穿过,在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他说“扬扬,对不起,扬扬,是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然后就抽离了那个温暖的怀抱


明凯草草用冷水冲了冲自己,走出卫生间看见童扬跪坐在自己的床上,胸口半开的扣子并没有被扣上,嘴角垮着,狼狈不堪地低头看着掌心
他走过去,一下抱起那人,带他到卫生间擦身子,一点一点细心又温柔地擦拭,童扬看不清明凯眼中的神情,那人的手心温柔,但童扬却感到一阵阵的冰凉刺骨。
把童扬安顿好放在床上,明凯看着那人好看的脸,心中五味杂陈,他看着童扬的眼睛,那里面好像蔓延着一层雾气,令人心中一软。
童扬的表情很不开心,明凯以为是自己的举动让童扬感到委屈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笨拙地摸着童扬的头,一边说对不起
童扬感觉自己眼前是一片苍白的海,四海潮声在明凯的声音里全都黯然失色
他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你有没有试过,爱而不得”
明凯张了张嘴,但是却没发出一个词
有啊,明凯想,有的是,几乎在看到你的每分每秒,都是爱而不得
他多想大声地说,大声的告诉童扬他喜欢他,但是当目光碰到童扬的眼睛的时候,他所有的勇敢决心就都在一瞬间碎裂
他的手垂在身边握成拳又放开,
挣扎到最后,他只是轻轻地微笑着摸了摸童扬的脑袋
“别想那么多了,你怎么会爱而不得呢,张景焕他对你那么好啊”
可是童扬听了他安慰的话却更加伤心了,他的桃花眼忽然就盈满了水光,泪水像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
明凯在旁边看着突然哭起来的童扬头一次感到那么的无助和不知所措,童扬就那么一直哭一直哭,眼睛都哭红了却还是停不下来
明凯的心像刀绞一般的痛,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张景焕一样,让童扬笑起来
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把童扬抱在怀里,任凭他哭湿了自己的衣衫,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怕,他怕,他怕他说出来的话,会再一次让童扬伤心
童扬哭累了,声音就弱下去,似有似无地抽噎着,明凯抚着他的背脊,混沌中,似乎是童扬说了句

“求你别走,好吗”



TBC



【注】*号:歌词,出自《被雨伤透》
评论(4)
热度(20)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