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珉妹】亭亭如盖<10>

我不管!我要用长长的更新来给EDG加油! 
加油加油加油! 
这章写的我要虚脱了…… 
心好疼…… 
 
另,这篇文结束了要开新坑,各位想看什么梗什么cp评论告诉我吧,不是太偏的cp的话,我会挑喜欢的来写的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 
1. 
田野生病了 
发着高烧,只能躺在床上休息,吃了药也迟迟不见好转。好在现在已经是休赛期,训练也不是那么紧张。童扬跟田野说你就是之前太拼了,没日没夜地练习,搞得身体都垮了 
田野苦笑,没办法啊,我现在是队伍里的顶梁柱,我怎么可以,让队友失望。 
童扬无奈地递去一杯热水,叮嘱田野把药吃完,就离开了房间。 
田野躺在床上,身体的难受让他没有睡意,只是直直地盯着头顶地天花板,大脑里一片空白。他忽然想起海成珉来。 
有几天没有看见他了,这几天一起来,田野看见都是空荡荡的房间,天气阴阴沉沉的,苍白的光从落地窗照进来,一片冰冷,看不到海成珉的笑,也没有了海成珉的温热的拥抱 
世界好像都停滞了,只剩下脑袋一阵阵袭来的疼痛,和田野脑海里无数拥挤叫嚣着的思念 
想他,为什么那么想他,明明只是楼上楼下几个转角的距离,却因为见不到他而被放大了几百几千倍。 
接下来今天田野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醒来吃点东西就又昏昏睡去,田野觉得自己就像快要死了一样难受。 
静下来的时候人总是会不自觉地回想一些细枝末节的回忆,田野想,喜欢一个人到底有多艰难呢?

以前的他,理所当然地接受着金赫奎的关心和爱,总是被爱的他并不明白要怎么去爱另外一个人,可是有一天海成珉撞进他的心里,他一不小心沉溺在那人的温柔中,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原来喜欢一个人,只是他远远朝你微笑,你就能高兴得开出花来 
但是也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原来喜欢一个人,明明想他想到心都要化了,却偏偏死都不敢去占有 
感情变了质,就变得越来越懦弱,不敢想太多,不敢索取太多,不敢表达,不敢靠近。田野怕自己踏错一步,就会溺死在自己一厢情愿幻想的温柔乡中 
毕竟,他对我的感情,和我对他的喜欢,一点都不一样啊 
 
2. 
海成珉看着田野的样子心都揪成了一团,他跟教练请了假,想守在小团子身边照顾他,他说“要是meiko醒来了旁边没有人该怎么办?” 
 
可是田野看见海成珉进来的时候却突然阴沉了脸色, 
“Don't care about me”田野冷冷地说 
海成珉不说话,径直走到床边,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go rank,don't care about me”田野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急躁,又重复了一遍 
海成珉仿佛听不到似的又伸手摸了摸田野的额头 
“go rank!why care about me!we aren't friend”田野的怒意突然间爆发出来,他大声地对着海成珉吼着, 
海成珉明显愣了一下,他从没见过田野发这么大的脾气,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退到门口,眼神还停留在田野身上, 
咔嚓一声,门关上了,田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脸埋在厚厚的被子里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海成珉就会变的这么激动,他想逞强,却又落得满盘皆输。 
 
 
3. 
傍晚的时候田野又醒过来,他做了很多混乱的梦,脑子里想的都是海成珉,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就跑出了卧室 
要去哪里,他不知道,他只想看到那个身影 
 
不知漫无目的地走了多久,田野在基地的露台里看见了抽烟的海成珉 
那人穿着半长的外套漫不经心地倚在露台围栏上,拿着烟的手骨节分明,烟雾就在混沌的夜空中徐徐飘散开去,微长的刘海此时被斜斜分开撇到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海成珉目光不知望向远方的哪里,映出了霓虹灯闪烁的倒影 
田野觉得海成珉的眼睛里好像有漫天星光,就像当时那个坚定又诚恳地说着会保护自己的少年,带着自知不足却偏又义无反顾地站在自己身后的倔强。田野曾经也对他有过偏见,有过不满,可这些所有琐碎又温柔的小小印象,拼凑出了眼前这个少年的全部模样。 
混沌的夜色包裹着露台外嘈杂的车流人海,唯有这个角落,唯有海成珉的目光,清亮透彻如天山奔腾而下的雪水,潺潺地汇成一湾深潭,冰凉沁人地将田野的整颗心浸没在其中。 
田野忽然通透了,什么是美好 
眼前的少年即是美好 
转眼间千百念想转过脑海又奔涌而下,有一种言语无法表达的无力感冲击着田野的心 
是直视自己的内心吗,可是飞雪如何抓入掌心,微风如何拥入怀中,该怎么去做,才能拥有这一世美好 
不去触碰,他便会永远美好罢 
心有不甘吗? 
 
鬼使神差的田野走到海成珉身边,伸手夺过海成珉的烟,按熄在生了锈的铁栏杆上,他很努力地伸出手,揽住海成珉的脖子,把自己按在海成珉的怀里 
最后一次,他想,最后一次放任自己的任性,这一次抱住,以后便再不能留恋这个怀抱了 
他再一次和往常一样深深地,使劲地呼吸了一口海成珉的气息,有烟草淡淡的苦涩,田野想起了海成珉刚刚来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少年会成为他心里的一个死结 
田野脱了力,瘦弱的身躯全部压在海成珉的怀抱里,他眼前渐渐起了一层水雾,田野慌忙想推开海成珉,却使不上一点力气,身上的不适如骤雨般席卷而来。 
海成珉心都快碎了,看见之前那个对他生气吼叫的田野,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他明白田野的不安和愤怒来自何处,他明白田野不愿意队友为他担心,他明白,他都明白,但是他却迈不出安慰的一步 
因为田野说,我们不熟, 
因为不熟,所以连安慰的资格都害怕没有 
现在这个自以为坚强的孩子就在怀里颤抖着,连呼吸都带了慌乱的气息 
海成珉伸出手,轻轻地捂住了田野的眼睛 
顿时灼热的泪水就溢满了海成珉的掌心,田野睫毛轻颤着,海成珉手覆上来之后,田野的情绪就一下子失了控制,泪水瞬间决堤奔涌 
海成珉抱着怀里小小的少年有些手足无措,嘴里下意识地念叨着别哭了啊别哭了,连母语都说出来了,也不管田野听不听得懂,只是把语调放得极缓极软,温柔的气息像在吹拂着空中的尘埃 
海成珉捂着田野的眼睛,田野眼前和脑内都是一片无边的黑暗,失去了视觉的感知,田野的听觉和触觉忽然像是被放大了好几倍,他能感觉到身前海成珉的灼热温度和温柔语调,零碎的音节像是安慰的语句,他用哭泣来代替言语,把所有软弱都在海成珉面前展露无余 
田野感到海成珉贴近了些,猛然 
间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在田野留着细碎刘海的额头,轻轻留下一个滚烫的印记 
田野哭的更凶了,眼泪鼻涕全部一股脑蹭进海成珉的胸口 
真是坏人啊,夺走了我的心,你还要拿走什么啊? 
“海成珉……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嗝……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我可能,就是个傻子吧”田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像把十八年来所有受过的苦挨过的骂全部化作眼泪一一倾诉给海成珉听,眼泪混着拙劣的表白倾泻出来,他不管海成珉是否听得懂,他只是想说,把所有都说给他听 
海成珉放开手,田野对上海成珉的双眼,那人神色依然深邃温柔,看不出来究竟是否有领会到田野的心意,只是田野再也无法逃避自己的内心 
“please,try to love me”田野的声音带上了哭泣过后的颤音 
你要不要,试着喜欢我? 
 
 
TBC

评论(7)
热度(44)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