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珉妹】亭亭如盖<2>

有人看我的文真是太好了(擦泪
突然发现这个题目好像和别的文撞了,尴尬捂脸
我是起名废,这个题目其实想表达的是,希望我们下路的感情,有一天变得亭亭如盖
这章有带驼妹,如果不喜欢的话就跳过吧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
2.
说起同屋,田野打呼噜的实力那也不是盖的。就连多多也要顶着黑眼圈一边用枕头打他一边骂他畜生。
田野委屈但田野不说。
但很奇怪的是海成珉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依旧安安静静地睡觉起床。
于是直到呼噜野再一次被多多的枕头攻击的时候,田野躲着多多怒气的枕头,一边弱弱地向海成珉投去求助的眼神。
海成珉放下手里的手机,走过去扯了扯多多的手,不知说了什么,搞事多就放下了手里的枕头乖乖躺回了床上,赌气地背对着田野。
田野趴在床上,侧身问海成珉“you don't mind?”
“no”海成珉笑了笑,想了想又补充“cute”
田野愣愣地看着那人脸上的笑容,脑海里忽然响起轰隆一声响,如同春日的惊雷。田野把头埋进厚厚的被子里。
又是这个笑,又是这样温柔的笑,没变过,但是如今在田野心里却激起了惊心动魄的涟漪
田野忽然没了睡意,翻来覆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他好像看见海成珉对着他笑,然后又对着多多笑,对着童队笑,对着好多好多人笑。都是同样的笑容,都是温柔如春水的神色。
梦中的田野忽然很想冲到海成珉面前大喊:我才是你的辅助,为什么,你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笑容,为什么,不多看看我。
似有似无的梦一直持续到了早上,田野朦朦胧胧地好像看见海成珉的身影在他眼前,他揉揉眼睛坐起来,脑子里还停留着昨夜混沌的梦境
“morning”站在床边的海成珉冲他笑了笑
田野觉得有些头疼
田野和海成珉一起来到训练室的时候多多的练习早已经开始了,看到田野的到来,多多忽然狐狸般狡黠地笑着凑了过来。
“why you called zet,last night”
田野忽然又想起昨天的那个梦,负面情绪一下子又涌起来,他咬了咬嘴唇,像一朵失水耷拉下来的花
“nothing,bad dream”他没好气地答道
多多看田野的表情,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便收起不正经的笑继续rank。
田野却在心里思量起来,照多多这么说,自己昨天应该是说梦话了,还喊了zet的名字,更可怕的是,zet可能已经听到了,田野不禁心虚地望了海成珉一眼,怪不得今天早上主动打招呼。田野咬着手指想啊想,怎么想都觉得难受,自己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一直到晚上直播的时候田野也一直心不在焉的,这时候弹幕忽然刷过“meiko,zet在看你”他手不自觉地一顿,技能放偏,瞬间被对面一套反杀
“啊!……好气啊”看着变成黑白的屏幕,田野双手离开键盘,往电竞椅上一摊,转头瞥到身旁笑呵呵地看着自己的海成珉,不同于往常大多出于礼节的微笑,今天的海成珉好像格外开心,咧着嘴笑得明朗,露出标志性的兔牙。
海成珉笑着笑着,忽然小声地开口说“加…油”
估计是新学的中文,这句话说的有点磕磕巴巴,但是海成珉的笑容让这句话变得真诚又动人。
田野忽然笑了。

晚上回到房间的时候田野正在手机上和金赫奎聊天。
金赫奎似乎是意识到今天的田野有点失落,就连金赫奎一如往常的调笑也没有还嘴,心下觉得奇怪,于是发了一句“what's the matter?"
田野看着屏幕上的一行字,忽然心里一酸,输入框里写写删删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好烦躁地揉着衣角的布料,踌躇一会发去了一句话
“I miss you so much”
金赫奎看到这行字心下一软,自家倔强固执的辅助,是很少有这样示弱的时候的 。金赫奎甚至仿佛能看到田野委屈又难过的表情,他多想现在就待在田野身边,至少能够给那人一个怀抱。
“I miss you too”金赫奎说
靠着枕头的田野揪紧了被角,忽然很伤心很伤心
长大了的田野,担起队伍大梁的田野,被无限赞誉的天才少年,他身上所背负的所有责任,承受的所有压力和目光,就这样在短短一句话的时间里,纷纷坍塌崩溃,碎成漫天的雪花,碎成一汪深情款款的月影。
啪嗒一声,是咸涩的液体滴在了枕头上,田野忽然感觉自己像个迷了路的孩子,揪着一点点的温柔拼命挣扎。
忽地屏幕亮起,金赫奎又发来一句话
“don't worry”
"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
是泪水哽在喉咙里的感觉,田野把自己深深埋进了被子里面。
少年终究还是个柔弱的孩子啊。

海成珉安静地看着隔壁床背对着自己玩手机的田野忽然把自己整个埋进了被子里,只伸出纤细白暂的胳膊把手机和眼镜放在了床头柜上,又在被子里缩成软软的一团。
他眯了眯眼,手机没来得及锁屏,他不认识中文,手机屏幕上他只来得及看懂了两句话
deft和 “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
海成珉起身,把田野闷住头的被子轻轻掀起盖好,认真地掖了掖被角。
他看见了,田野红扑扑的脸上,还留着未干的泪痕。小团子眼睛闭得紧紧,还小心翼翼地抓着被子的边缘。海成珉很想抱抱他。但是他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自己手机里的消息忽闪忽闪,晃得令人心烦。
田野其实没睡着,但是他也不想醒。
两个少年,各怀心事。
我亲爱的少年,安心地睡吧,成长会告诉你们一切的答案。
“Everyting will be better”

后来田野问过海成珉,为什么不介意自己打呼噜,海成珉没回答,半晌回问了一句
“why you don't mind me smoking?”
原来早就心照不宣
离开了依靠的孩子,都要慢慢学会长大。

TBC
评论(22)
热度(59)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