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珉妹】亭亭如盖<1>

是的你没看错这是珉妹,
日常向,随便写写,会带一点驼妹
我真的是……扛着冷门cp的大旗使劲乱摇
zet人很好,爱笑,偶尔会活泼
希望我们下路组的配合越来越好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有人看我的文真的是太好了

—————————————————




1.


田野其实是有点伤心的
金赫奎走了,带着他的梦想,朝夕相处的默契忽然被一下子生生扯断,在心底里撕开了一个隐隐作痛的伤口
“以后的AD会容忍你的呼噜声吗?”金赫奎说
田野的鼻子忽然酸了

说不难相处是假的
新来的AD和童扬住,两个闷葫芦三天也说不上一句话,只是各顾各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因为语言不通,自己韩元没换成人民币结果没饭吃也不敢告诉队友。只能偷偷在游戏里向其他哥哥求助。在训练室里待了一天,也只是停留在假装认真打游戏然后像只仓鼠一样偷偷观察隔壁的田野。说不了话就只能不停抱着零食咔嚓咔嚓咬,好像把要说的话都变成了一下一下啃薯片的节奏

不过不同于童扬的高冷冰山,新来的队员是个温和的人,看谁都是温柔地笑着的。像是那种邻居家的温煦少年,任谁都要不住地上去与他攀谈两句,而他也会耐心地站在一旁听你说,清澈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你,一直看到你心里去。

是个乖孩子
至少田野在见到这个新队友的第一面是这么下的定论
田野联想了一下队里的搞事多搞事萝搞事厂甚至搞事荡,开始深深地担忧起这样一个乖孩子的未来
不过,这个AD,长的是真好看啊
EDG不愧男模队的称号,zet其人,颜值说不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是干净舒服,看起来毫不设防,笑起来的时候会有两颗兔牙,像只仓鼠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你。
这个印象一直持续到田野偶然撞见在厕所抽烟的zet才被彻底颠覆

彼时田野终于打完一局rank,一脚蹬开电竞椅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厕所,却猝不及防地瞥见角落里烟雾缭绕,中间还蹲着个人影
“谁家的男枪开E了?”田野一边腹腓一边往里张望
昏暗的灯光下那人原本柔和的脸部线条在烟雾中变得分明,田野看不清楚那人脸上的表情,但那个人似乎是看见了他,转过了头来
田野顿时慌张地甩出一串“sorry”然后转身要跑,跑到一半忽然想起自己是来上厕所的,于是又讪讪地走了回来,低着头小心地穿过那团烟雾走到里面,马上就被呛得咳嗽得不停。
海成珉看田野难受,马上会意地掐掉了烟,站起身走到田野身旁,用手轻轻地帮瑟缩成一团的田野扇了扇身旁的烟,田野闻到海成珉的手带起的苦涩的烟草气息,并不那么呛人,反而让人心里有些压抑。
看着被轻轻关上的门,田野心中浮起了一些莫名的情绪,刚刚的那个海成珉,还是那个乖巧的少年,又好像不是了。
有哪里不一样了。

赵志铭发现上了个厕所回来的田野好像有点不对劲
很安静,没错,安静得出奇,连赵志铭的搞事也没怎么回应,反倒是一直愣愣地看着新来的AD
这是什么情况?闹矛盾了?赵志铭扳着手指数了数基地众人与新成员几乎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的交流,根本想不出什么闹矛盾的理由。况且zet也没什么异样的表情,反倒是田野一个人沉默显得过于怪异。
田野咬着手指斟酌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小心地戳了戳旁边的AD,小声问道“you smoke?”
“yes……uh……”zet英文不太好,想要解释什么,但啊了半天也没啊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歉意地向田野笑笑,嘴角又适时地扬起温和的弧度。
田野看着这个温柔笑的忽然就有点难受,海成珉好像把什么都藏了起来,他发现他其实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自己的新搭档,他看不清楚海成珉的模样,又或者是他不愿意去看
自己还想着金赫奎吧
田野迷茫地皱起了眉头
但从那时起,海成珉的笑就忽然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那么温柔明亮,坦然却又深邃的笑容。

zet抽烟这件事情,田野虽然是颇有微词的,但渐渐地也接受了。其中原因,是因为海成珉实在是太乖了,每次抽烟都会一个人默默的蹲在厕所,绝不影响任何一个人,若不是田野撞见,可能也不会知道
好像变成了一种习惯,以至于后来阿布让他多多和zet同屋的时候,田野撞见海成珉抽烟,还会好心地帮他把排气扇打开。理由是烟雾太重怕把海成珉熏死。

TBC
评论(11)
热度(59)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