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驼妹】琉璃瓦

这个坑好像没填完?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后来田野开始带女人回家
开始是浓妆艳抹的妇人,再到衣着夸张的少女。田野总是忽略金赫奎皱着眉头的低沉脸色,径直走进房间。锁上房门,咔哒一声将金赫奎的目光摔在门外。
金赫奎总是按着太阳穴坐在沙发上假寐,偏头痛一阵一阵海潮般袭来,田野搂着女孩纤细的腰凑近对方说话的样子在脑海里翻腾,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路响过,田野说,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金赫奎感到深深的无力,似乎整个人都被抽空
脑子里有一个声音重重复复地说道
他可是你命中的冤孽啊
命中的冤孽啊
冤孽啊

说到底田野只是为了引起金赫奎的注意
田野天不怕地不怕,可唯一搞不定的是金赫奎,每次金赫奎无奈地拒绝他的时候,他的心就像是坠入幽暗深海
入骨相思知不知?
他趴在反锁的房门上听着客厅的声响,一片寂静
女孩无言地低垂着头坐在一边,田野无心去看,伸手干脆利落地掏出几张纸币丢给她
“你喜欢他?”女孩蚊蚋般的声音蓦然响起
“闭嘴”田野脸色低沉地瞪了女孩一眼,颓然地坐在了床上
“我看得出来,他不喜欢你”女孩整整裙角,淡然地说“不如和我在一起吧,怎么样”
“闭嘴”田野强硬地打断了女孩的话,凑近去一字一句地说“他不喜欢我又怎样,那我也永远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
“傻瓜”女孩起身,并没有多看田野一眼,旋开门锁推开房门,却不巧撞上了正站在门口的金赫奎
女孩退后一步,为金赫奎腾出进来的道路,田野看见金赫奎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嘴里吐了句脏话
金赫奎让那女孩离开,自己则走进去,居高临下地望着坐在床上的田野
      他们又吵了一架,田野说的话极其难听,像是浑身布满了刺的荆棘,不顾一切地发泄着愤怒与不满
还有田野难以启齿的,不甘和委屈
金赫奎你算什么,我田野没有了你还是照样可以过,你凭什么撞进我的生命里,凭什么可以让我对你那么担忧牵挂。我低声下气地把我爱你的所有秘密都挖出来告诉了你,你凭什么拒绝我?
这些话,田野从前全都不敢说,那些原本的一点点秘密和自尊全都在心里凋落
田野骂完金赫奎后发现金赫奎低着头,脸埋在一片阴影里,衣袖是湿的
并不是很明显的流泪,但真真切切地在伤心
金赫奎说,你不应该喜欢我
田野感觉世界上仅有的那一点光芒倏地熄灭了
田野抽抽搭搭地哭了,他说,是不是全世界都要与我为敌

田野满十八那天金赫奎给他过了生日,田野带着生日帽,面庞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温润动人,他褪去了不良少年的外表,真真正正地成为了一个孩子,他笑得很开心,全然不像一个双手曾沾血的街头混混。
金赫奎说,田野满十八了,以后他再也不会干涉田野的一举一动。什么都不会管了
田野先是愣住了,随后释然地笑起来
这个晚上田野和金赫奎都很开心,脸上沾满奶油放声地笑。只是,金赫奎总是故意不动声色地避开田野盯着他的目光,似乎笑容也并不是那么肆意轻松
金赫奎被一个电话给叫走了
田野看到金赫奎皱着眉听着电话内容,因为焦虑而在阳台上不停来回踱步。田野望着金赫奎的背影,竟有那么一点替自己心酸
金赫奎匆匆地出了门,他说了声我出去一趟,门就被砰地一声摔上,金赫奎甚至连一声再见也没跟田野说
四周又重归寂静,田野就保持着金赫奎出门时的动作一动不动,像是被卸了发条的玩偶
一阵空虚侵袭而来,田野想哭,最后却变成了自嘲的笑
手机的呼吸灯明明灭灭地闪着,金赫奎给他发了条消息,说对不起有急事,不能陪你过生日了。
田野出气般使劲将手边的枕头摔在了沙发上。他关了灯,把自己沉没在黑暗里
忽然感到自己其实一直在依靠着金赫奎的照顾生活。没了金赫奎他什么都不是,可他却总是得寸进尺,一次次和金赫奎争吵
不管我了吗,那正好,过去不敢做的,我都要一次性补回来
拿起钥匙,田野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家门
他放纵地在酒吧喝了个烂醉,连酒吧老板都看不下去而制止他
“再这样喝下去要出人命的”
田野只是盯着人看,眼神凶狠锐利,似乎是要把人凿出个洞来,酒空了一瓶又一瓶,田野似乎要这样来填满空荡荡的内心
金赫奎啊,金赫奎啊,金赫奎啊
我怎么就陷进去那么深了呢?

金赫奎确实是遇到了棘手的事,生意上又不知得罪了哪家,被人以极其卑劣的手段报复了
他火急火燎地赶到公司,处理了所有意外,暂缓了事态的恶化。再次抬头看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很晚了。
他几乎是一路狂奔地回了家,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是锁着的
田野出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金赫奎下意识想拿出手机联系田野,转念一想却又放下了
今天田野十八,他已经彻底失去了那仅有的一点拥有他的权利
结果金赫奎的手机却反而响了起来,他接了电话,是千金的声音
“你还真放心把你家孩子一个人丢在酒吧里啊?”
金赫奎心中一紧,连忙追问“什么?”
“你家孩子啊,我刚刚在酒吧里看到他,喝得醉醺醺的,一个劲喊你名字”
“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金赫奎几乎是冲到田野身边的
小孩早就喝得不省人事了,却还一个劲地嘟囔着金赫奎的名字,金赫奎仔细一听,果然又是在骂他。他无奈地摇摇头,弯腰去把田野扶起来。
似乎是闻见金赫奎身上熟悉的味道,旁人拉也拉不动的田野竟很听话地趴到了金赫奎身上,田野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脸上泛着桃子般的红,眼角也挂着泪珠。殷红的嘴唇开开合合,吐出软糯的声音,灼热地喷洒在金赫奎的颈侧。小孩的身子像软泥一般压在金赫奎肩上,金赫奎一把抱起田野,向外走去
“居然还没搞定他?这孩子还真倔啊”千金在后头轻轻笑道
“哪有你想的那么好?小说看多了吧,我不管自己也得疼惜他吧”
“这孩子也挺喜欢你的,为什么不接受呢”
“我接受他,对他来讲是一种不公平”金赫奎摇头
“啧啧,看来我们的赌你是输定了啊”
“是啊,谁先结婚谁就赢,我看来是永远赢不了了”金赫奎把田野轻轻放在车后座,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盖在了田野身上。他发动汽车,转头看了看田野沉睡的侧脸,叹了口气
“不过,输就输吧”

车停在楼下,田野被金赫奎一步一步背回了家
孩子一路上不很安分,在楼下还差点吐了金赫奎一身,金赫奎替他擦干嘴边的污秽,很小心地把田野背在了肩上
进门的一瞬间,田野忽然哭了起来
金赫奎有些手足无措地打开灯,又赶紧放下田野去帮他擦脸上的泪珠
“呜呜呜金赫奎……呜呜呜呜……”田野抽泣着,泪水大滴大滴地从脸上滚落
“怎么了啊,别哭,怎么了?”金赫奎心都快被田野哭碎了
“我还是喜欢你怎么办啊?”田野委屈地说“我已经很努力地想要讨厌你了”
他小心翼翼地跟金赫奎告白,金赫奎摸着他的头笑他傻,他不服气地嘟嘟囔囔,双手却软软地缠上金赫奎的脖子,扑在金赫奎的胸口
还要拒绝吗?金赫奎?
金赫奎把手搭上田野的腰,轻轻抱了抱他
田野说了好多好多喜欢金赫奎的话,金赫奎从来没听过田野说这么多话,田野说金赫奎就是他的宇宙,没有了他田野什么都不是
金赫奎和田野躺在一起,金赫奎望着天花板,觉得一切仿佛都是那么不真实,田野在旁边翻腾来翻腾去,被子摩擦发出细碎的声响。忽然间田野凑上来,一下子抓住了金赫奎的手
田野吻了金赫奎
一瞬间金赫奎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眼里全是田野放大了的面容。田野有些笨拙地吻他,像是饿急了的小兽,一不小心牙齿还磕破了金赫奎的唇。田野的嘴唇很软,带着重重的酒精气味,连同金赫奎也变得喝醉了似的云里雾里,金赫奎按住田野的头回吻,极其温柔地碰着田野的唇。田野想要再一次的时候,金赫奎推开了他
“你根本不会接吻吧”金赫奎擦擦被田野咬破的唇角说
田野不搭理他的嘲讽,只是一个劲朝他嘿嘿地傻笑
田野说我们要不就在一起吧,却被金赫奎委婉地拒绝了
田野嘴一撇又委屈了,喝醉了的他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脸色红彤彤的,像只小狗朝着金赫奎摇尾巴
“金赫奎,你永远管着我好不好啊,我不再打架不再混酒吧也不再带女人回来了,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啊 ”
田野说着说着,居然带上了哭腔
“我一定非常非常听话,我会好好跟着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啊?”

金赫奎心里抽痛起来

TBC

评论(1)
热度(42)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