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驼妹】万圣夜

万圣节快乐
甜,短,反正就不好吃
最近忙
凑合凑合吧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金赫奎推着购物车,挑了两株新鲜的青菜放进车里,又拿了一盒荷兰豆,转而却在摆满糖果的货架前停下了
他出门前看了日历,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万圣节
他本是没有要过节的想法的,自长大后,他好像就离糖果很远了。他一个人住在公寓里,每天的生活都挺简单。平淡得久了也挺悠然自得
可今天他在色彩斑斓的糖果前站了好一会,最终还是伸手挑了一包糖果放进购物车。正当他准备离开时,他被人叫住了
“金先生!”背后传来熟悉的少年声音,带着一点孩子的奶声奶气。他转头一看,是住在他隔壁的田野。那人手里拿着一只大大的橙子,随意地朝空中抛掷着。橙子正当季,一个个饱满又明亮,仿佛一颗金灿灿的太阳。那人朝他一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好巧啊”
“嗯”金赫奎朝他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结果那孩子却自作主张地跑过来,踮起脚尖拿下货架最上面的一包糖,放进他的购物车
“这种糖好吃,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田野悄悄地凑过来,想在分享什么天大的秘密,说完,他就嘻嘻笑着走开了
金赫奎还沉浸在被田野归入“不一般”范围中的惊喜,转眼已经不见了田野的影子,他默默推着车往外走,心里泛起一丝欣喜
严格地来说,他觊觎隔壁田野很久了
每天早上金赫奎准时推开家门去买早餐,为的只是听恰好也同时出门的田野对他说一句“金先生,早上好”;每次家里寄来特产,金赫奎都要第一个先敲开隔壁的门,只为听田野甜甜笑着说一句“金先生真是太好了”;他总是顺手帮田野收了订的报纸和书刊,再一起整理好放到隔壁家门口,随手附上的是一张小小的便条“天凉记得盖厚被子”,而隔不久金赫奎家门口也会被塞进一张写着“感谢提醒,明天请你吃早餐”的纸条
田野叫他金先生,听起来像是个严肃认真的称呼,可从那人嘴里喊起来就多出一种奇怪的味道,让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金赫奎颇有种成为了个道貌岸然的人的感觉
他叫那人meiko,是田野的游戏ID,自从他喜出望外地要到田野的好友位,他们便偶尔约上几盘消遣。田野辅助打得很好,而金赫奎正好是个AD,两人的下路打得风生水起。他们连了麦,金赫奎就听着田野那头咯咯的笑声和冷静有序的指挥,嘴角上扬起明显可见的弧度,心里想着,要是那个人就在身边该有多好

而这个万圣节金赫奎过得有点不安生
游戏里的节日活动也提不起他的兴趣,他随意打了两盘,摊在沙发里无所事事,买回来后被随手丢在茶几上的那包糖果五颜六色的,很是吸引视线。他拆开包装纸,扔了一颗糖进嘴里
糖是水果味的硬糖,青色的透明的,他想起今天田野也穿了件青色的衣服,笑嘻嘻望着他,像滚落的一滴透明露珠。
糖入口是极其的酸,金赫奎被酸得皱了眉头,这时,门忽然被敲响了
金赫奎起身开了门,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团黑色
田野从宽大的黑色斗篷里抬起头,被反衬愈发白暂的脸上露出微笑
“trick or treat!”
田野头上还有两只恶魔的小犄角,此时晃啊晃地格外可爱,斗篷里田野伸着细瘦的手臂,金赫奎注意到大斗篷的后面好像还有一条尾巴。田野看金赫奎没反应,歪了歪脑袋,又补充了一句
“金先生,万圣节快乐!”
咿咿咿咿咿!!
金赫奎感觉心都要被融化了,戴着小犄角的小恶魔田野看上去比天使还要更加人畜无害,金赫奎简直想把田野抱进怀里小心地揉揉,可惜眼前人只能看看而不能碰。然而田野仿佛并没有感受到金赫奎内心的挣扎,他站在门口,眼神无辜地等着金赫奎的回应
金赫奎正了正颜色,小声说“你这样被楼上阿姨看到了会被赶出去的吧”
田野往前跨一步,啪嗒一下反关上了门,金赫奎被吓得一个激灵,退了一步,就像是在请人进来一般
田野一边好奇地探头探脑,一边问着
“金先生你一个人住吗?”
“金先生自己做饭吗?”
“金先生家好整齐呀”
“金先生……”
“金先生?”
金赫奎早已盯着田野走了神,田野喊他的声音似乎也差点被忽略了
田野坐到了沙发上,从茶几上拿起一颗糖,丢进嘴里
金赫奎这才意识到自己嘴里的糖还没吃完,酸酸的糖果外层早已融化,剩下的内层却是清新的甘甜,意外地十分好吃
金赫奎有些拘谨地坐过去,盯着田野身后的尾巴有些出神,不知不觉竟下意识地揪了揪那条尾巴,等他赶紧缩回手的时候,田野已经转过头来笑着看他了
田野把斗篷后面的尾巴扯平,想了想又把头上戴着的犄角拿下来,戴在了金赫奎头上,田野的手划过金赫奎的额头,有些痒痒的
金赫奎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由着田野摆弄,田野趁金赫奎不备,狡黠一笑,掏出手机就是咔嚓一声
“哈哈哈哈哈可爱”田野抱着手机笑得前仰后合,金赫奎反应过来去抢手机,那人却嗖地一下像只小猫一样溜走了。田野晃晃手机,得意地朝金赫奎说“叫爸爸就给你”
“iko~”金赫奎软下声音来求他,一边迈开长腿捉住了想要逃跑的田野
“别跑啊,嗯?”

“金先生这么优秀,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呢?”
田野躺在金赫奎家的沙发上,望着天花板问他
金赫奎当然不能大大咧咧地跟他说因为我是弯的啊是不是很惊喜,他想了想,这么回答
“大概是不会和女孩子谈恋爱吧”

“喜欢一个人真是太难熬了”田野忽然瘪了嘴朝金赫奎抱怨道“本来还想向金先生讨教一下呢”
金赫奎心里一跳,连忙摸摸他的脑袋安慰他
“没关系呀,你说说,我也许能给你点建议”
田野想了想,委屈兮兮地说道“要是我喜欢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喜欢他怎么办”
金赫奎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心里虽然酸酸的,但又不忍心看小孩难过的样子,于是他接道
“那就告诉他吧,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喜欢你的,自信点”
田野似乎陷入了沉思,他闭上眼睛想了半天,最终很认真地望着金赫奎,眼睛里闪着水波粼粼的光,像是满天星辰砸下来全部掉在了金赫奎的心上
田野望了他好一会儿,一直看到金赫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他默默别开头,田野的声音却像打碎了一地的玻璃似的清脆地响起
“金先生,今晚可以在你家住吗?”
金赫奎愣住了,脸上写满了疑惑
“……啊?”
田野看着金赫奎的反应,咬了咬下唇,最后笑了笑说
“我和你开玩笑呢,别介意”

一时间两人相对而望,空气仿佛凝结了。金赫奎脑子里一片混乱,模糊中似乎有一个特别的念头慢慢生根发芽
“对了”金赫奎沉默良久,终于打破宁静“……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呢”
“不可能的”田野垂下眼帘“永远不可能的,他应该一直把我当好朋友吧”
金赫奎脑子里的想法越发清晰起来,但他并不敢确认,他甚至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他只能点点头说“那好吧”
“谢谢你,金先生”
田野转身离去,背影瘦瘦小小,宽大的斗篷帽也被戴了起来,金赫奎看不见他的表情,田野耷拉着脑袋,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动物
“等等!”金赫奎一咬牙,一个跨步上前,拦住了离开的田野,不由分说地挑起他的下巴,闭上眼睛吻了下去
田野身体一僵,随即有咸涩的泪水流进了嘴里,金赫奎的舌尖尝到了苦涩和甘甜混杂在一起的滋味
田野在哭
金赫奎没有预料到田野会哭,忽然间手忙脚乱起来,他伸手去抹田野眼角的泪水,田野却哭得更凶了,小孩抽抽搭搭地哽咽着,金赫奎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他抱住田野,一句话也没说。
“金先生”田野喊道“你是认真的吗”
金赫奎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我可以,今晚留在你家吗”
“从今往后,我家就是你家了”
“金先生真是太好了”
田野小心翼翼地,在金赫奎脸上啾了一口
“万圣节快乐,金先生”

评论(11)
热度(77)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