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厂荡】月光〈完结〉

各位有没有发现上篇月光是TBC

温暖和爱,是永不凋谢的花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生活
一起加油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接下来的几天里,明凯一直没去上班,田野的催促电话都快把明凯的手机打爆了,明凯却依旧固执地不肯离开
“我放心不下童扬啊”明凯愁眉苦脸地说道“求求你了,再过几天好吧,啊?”
名为童扬的少年在一旁只是皱眉,却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童扬盘腿坐在明凯家的沙发上,视线却一直盯着玩手机的明凯,明凯一抬头被吓了一跳,随即扔下手机和童扬聊天
“田野这小子真是的,知道我放心不下你,他还催,让他叫金赫奎来帮我顶两天班就好了嘛,他就知道心疼自己家金赫奎,也不知道心疼我”明凯委屈兮兮地朝童扬吐槽道
童扬只是歪歪脑袋,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明凯和他的聊天,一般都是明凯单方面地絮絮叨叨,而童扬只是象征性地应两句,有时连声音都不出,但明凯竟也能把这独角相声说得有滋有味
“今天吃什么?”明凯吧手机递给童扬,现在的童扬已经完全信任明凯,开始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也不再在半夜里一个人偷偷摸摸哭了,只是还是沉默寡言,似乎内心还是没有得到解脱
点好餐,两人就这样在沙发上相对而坐,童扬没事干,几乎一整天就是盯着明凯看书学习或者听明凯说话,也不开口,明凯颇有种养了只猫的错觉。只不过,明凯心疼和关心童扬比猫是要多上百倍的

“要多说说话”
“又没人听”
“不会的”
“嗯”
“你知道吗,世界上有一条最寂寞的鲸鱼叫Alice,它发出的频率比正常鲸鱼高一倍,唱歌时没人听见,难过时没人理睬。或许我们心里都住着一个Alice,我们没有什么不同,都会寂寞孤独渴望陪伴。也许我的Alice,它恰好和你的有着相同的频率,你不说出来,又怎么会知道呢?”*

童扬沉默良久,开口说
“我很难过,就是很难过,无缘无故地,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差劲,恨我为什么不能变得更好,而是现在这副模样,害的你因为要担心我,不能去帮助更多的人。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不啊,你很好,没什么需要道歉的。你会关心我,会想要变得更好,会难过,会想帮助更多的人。你很善良”明凯认真地说
童扬的眼睛里有什么闪着光,却被偷偷擦去了
“你会……一直在的吧”
明凯抱住童扬,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脊,就这样一动不动,直到童扬推开他
“真的很抱歉”童扬望着明凯的手,那上面的戒指还闪着别样的光,童扬抬起头朝明凯笑了,前所未有地笑得灿烂,一刹那间全世界的光芒仿佛都汇聚在他身上,山川湖海都为之黯然失色。
明凯左手握紧了拳头,说“你笑起来真好看”
“你不要担心我了,你去工作,好不好”童扬趁着笑容的余辉,几乎是恳求地说
明凯放心不下,却无法拒绝童扬的恳求
“你要乖乖呆在家里,不要乱动东西,好吗”
“嗯”童扬点点头,眼神却不知飘忽到了何方

明凯没有去诊室
也许是心里依旧有着隐隐的不安,也许是童扬如此的听话显得有些反常,明凯走到楼下的时候,又转身折回到了家门口
明凯踌躇了一会,转动钥匙打开门,屋子里安静得可怕,似乎一点生气都没有,明凯大步往里走进去,望见童扬的时候他腿一软,几乎差点就要晕倒在地
“铛”的一声,是金属落在地上的声音
一把沾着血的水果刀滚落在明凯脚下,面前的童扬出奇地平静
“你……”明凯感觉一瞬间血液上涌,耳边顿时只剩下嗡嗡作响的声音,就像当头一棒砸在明凯头上,砸碎了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丝希望。他一把拉起童扬的手腕,反反复复仔细查看,还好皮肤只是被刀划开了浅浅一道口子,并没有伤到静脉。若是明凯再晚一步,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明凯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只是一阵酸楚还是不可抑制地涌上鼻腔
“我知道,对不起”童扬双手颤抖着“对不起,我辜负了你,可是我犯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错。”

“你知道你错在哪吗!”明凯的声音忽然拔高了几分“你错在不听我话,你错在自我放弃!”
“不,我错在我爱上了你!”童扬忽然在一瞬间爆发了“你还想要我怎么跟你说?你还想看我笑话?我真的……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你走”
“你没错,不就是爱吗,这有什么错的?你以为我就不爱吗?你以为你可以什么都不管……但你知道我看你这样有多心疼吗?我也爱你啊!你知道吗?”
童扬讶异地抬头看着他,随即又自嘲般地低头笑起来“假的……你的戒指……”
明凯揽过童扬,摘下戒指,套在了童扬的无名指上
“你还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你同情我……”
“不,不是同情。是真真正正的爱,我知道你固执自卑,但我也知道你善良坚强,你的优点缺点我都知道,也都会包容。我想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我会给你我所有的爱,这样你就能不再害怕黑暗,就能快活地笑……你能明白我吗……”
童扬似乎用尽了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倒在了明凯的怀里,他说
“明凯,谢谢你”

童扬终于是一天一天地好转起来了,明凯的那枚戒指,成为了他最宝贝的东西。几乎每隔一会,他就要伸手去摸一下戴在左手无名指的戒指
明凯也开始到诊所上班了,只不过,他把家里所有尖锐的东西全部藏了起来,再也不敢让童扬碰刀,任何可能对童扬造成伤害的东西都一并收起
童扬开始翻看明凯的专业书,偶尔也会听一听明凯书架上的CD,只不过他最喜欢听的,还是那首德彪西的月光,他和明凯第一次见面时,明凯放的那首
童扬的生活也慢慢恢复了正轨,只是他和家人朋友解释自己的不告而别,说的是一时兴起去见一个老友,没人怀疑什么。

有一天童扬跟明凯说“我以后,也跟你一样做个心理医生吧”
明凯笑了“你一个差点自杀死掉的人,还当什么心理医生呢”
童扬说“正是因为我经历过,我才深知生命的脆弱,才明白人内心的折磨甚至痛过身体上的伤痛。人们有时候不明白抑郁症的痛苦,他们只会跟你说几句,你别自杀,你要坚强,可是他们不知道,那些陷入抑郁的人希望的,只是有人安安静静地陪他们一会,给他们一个拥抱”
明凯笑着抱住童扬,在他的额上落下一个吻
“你真是,我的天使”

他们一同去看望的那个青年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死亡的魔爪
明凯和童扬一同去参加了青年的追悼会。明凯一身黑色西装,胸前别着白色纸花,童扬没有正装可穿,披了件黑色外套,倒是也有模有样
追悼会在一间小礼堂里进行,会场布置得很简洁,但来追悼的人却几乎坐满了全场。
在场没有悲痛欲绝的气氛,每个人都是一脸严肃而充满惋惜的表情。偶尔有女孩子小声抽泣,但大家似乎都能好好接受斯人已故的事实。
常规的程序结束,明凯作为代表走到了台上,他顿了顿,开口说
“他是我很好的朋友,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够好好活下去……”明凯悲痛地陈述着“他很坚强,也教给我很多东西。他让我感受到原来人的生命能这样的顽强不屈。他还那么年轻,如果他还在世上,一定有着大好的未来……”明凯说着说着竟哽咽起来,他低头转过身去,不让自己太过失态
童扬从座位上站起,走到明凯边上,接过明凯的话,说
“感谢他,他在不知不觉中拯救了一个失去希望的人”
童扬深鞠一躬,缓步走到礼堂边上的那一架三角钢琴旁边,优雅地坐下
童扬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落下,悠扬的琴声缓缓响起,像流淌了一地的白色月光。
全场屏息凝神,整个空间只剩下柔和的琴音不断盘旋起伏,收放有序。曲子的旋律很宁静,带着淡淡的忧伤
明凯听出来了,那是德彪西的月光

童扬闭着眼,似乎沉浸在了优美的乐曲当中,又似乎是陷入了冗长的回忆里
剧场的灯光昏暗得恰到好处,一时间,明凯真以为自己看见了月亮,看见了青年的灵魂在月光下微笑,看见了生命灼灼发烫的力量一下一下撞击着人们的心灵
童扬曾经从死亡的悬崖上捡回命来,青年在死神的镰刀下挣扎不屈,生命这种奇妙的存在,令人费解却又让人钦佩。
而我们活着,又何尝不是一种奇迹。
一滴泪水闪着光芒从童扬眼角滴下,打湿了无名指上的戒指,童扬却笑了

后来,明凯碰巧看见童扬摊在桌上的日记本,没有任何遮掩的,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被人看见里面的内容。上面记录着童扬从抑郁以来所有的感想,从刚开始的无所寄托自暴自弃,到慢慢思考生命的意义,再到喜欢上明凯,和明凯在一起,到最后战胜抑郁的魔咒。这里面细细书写着童扬所有的情感变化,日记的最后一页,童扬写道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被筛选,被挑剔,被赋予使命。我们被杀死,中途夭折,轻易放弃,多次失败,多次重头再来。变成暴躁的炸弹,变成美丽的花,我们恶心难堪,又美丽动人,充满希望,却又满是不堪。你用悲伤去看,这是一个充满死亡的地方。你用努力去看,这里充满了永不停歇的希望,人们都带着笑。诸君共勉”*

END

*引用自网易云评论,有改动

评论(2)
热度(34)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