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厂荡】文理不分家

厂荡

文科生和理科生的恋爱史

理科学霸x文科学霸

回归搞笑写手的我感到浑身轻松,虽然也想写点那种成熟的爱情之类的,但感觉还是傻白甜地谈恋爱更适合我(其实只是文笔太烂不会写

国际三禁,食用愉快

 

 

老师常说,文理不分家


1.

新学期第一天,童扬照旧走进原来的班级,却看见几个同学有些好奇地望着他。

童扬反应了一会儿,心里咯噔一下,内心忍不住骂了句卧槽

完蛋,走错班了

 

2.

文理分科的大旗在上学期期末气势汹汹地被挥起,同学们都是一片鬼哭狼嚎纠结万分。整个班瞬间被划分成选文和选理两大阵营,就连课后的聊天内容,也全都变成了“你选文还是选理啊?”“我妈叫我选理可是我不喜欢理科怎么办?”

童扬转着笔,一边不屑地看着班里纠结来纠结去的同学,摊开的语文课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预习笔记。选文理的表格发下来,他想也没想,轻巧地用隽秀的字迹写上了“文”

作为从小便在书香世家熏陶下的孩子,童扬自小有着比常人多一分的文学知识储备,随手便能写出的一手清秀字体不说,文学更是造就了他温和谦逊的性格

世人说“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莫过于此了

只是一向好脾气的童扬,偶尔也会被繁杂的数学和物理公式困住,变得烦躁不安。似乎他充满诗意的大脑根本不适应理科一本正经的计算和推理。他摊在空荡荡的数学练习册上,满怀愤恨地在社交软件上发了一条动态

“谁能把我的理科救回来,我连人带命都是他的”

 

3.

后来就有了抱着化学书站在童扬课桌前,一脸严肃地敲他桌子的明凯

“我帮你补理科”来人低声说,仿佛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明凯是班里的数学第一。同学们形容他一做起理科题就板起一张严肃的脸,一双死鱼眼来回审视着题目,活像审判犯下滔天大罪的犯人似的。严厉的数学老师一见他就喜笑颜开,跟亲儿子似的照顾着。大概是因为天赋异禀又颇有兴趣,明凯一心扎在他的理科题目里,身上萦绕着一股“旁人莫近”的煞气,搞得周围的同学个个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生怕扰了这“天上人”。

也不知道什么风把这家伙招来了,童扬内心碎碎念着,看在明诚心诚意的面子上,勉强答应了让明凯帮他补理科。

 

4.

结果童扬就迎来了人生的低谷

他欲哭无泪地摊开明凯给他布置的练习题,十道题空了八道,剩下的两道,一道算错了,一道还看错了题

本以为明凯会一脸严肃地骂他辣鸡,结果明凯只是冷冷地看了两眼,就拿起笔絮絮叨叨地跟他讲了起来

“这道题要这样子……知道下一步怎么写吗?”明凯话很多,一点一点地给童扬细细地抠题目里的知识点,本来一知半解的童扬心中也略略有了一些解题的轮廓,明凯声音不大,带着点无奈“……然后这样……其实很简单的,你多想想就明白了”

平时童扬没怎么听过他讲话,这会儿听他说这么大一段,忽然发现明凯其实很耐心也很仔细,讲题的时候几乎不会漏掉细节,偶尔需要思维跳跃的时候,他也会停下来给童扬时间思考

“写一下这道题”讲完题,明凯翻出一道类似的例题丢给童扬做

童扬咬着笔头盯着题目看了半天,委屈地摇了摇头

“教不精”明凯无奈地责备童扬“套公式不会吗,举一反三就行了”

童扬如梦初醒般一拍桌子,吓了明凯一跳“哦哦哦懂了懂了”

“终于懂了,你就不能多动动脑子吗”明凯扶额“这么基础的都不知道”

童扬不理明凯的吐槽,在纸上奋笔疾书着,落笔后一翻答案,童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天生我材必有用!”

“是木材吧”明凯白了童扬一眼

“我只是理科不好而已……”童扬不服气地反驳道“你先把作文写到八百字再说吧”

明凯听了童扬的话脸色有一丝不自然,他收拾好桌上的练习册和草稿纸,一言不发地起身

明凯语文不好是举班皆知的事情,每次考试语文作文都写不完,也算是明凯的一大特点。童扬不明白,明明时间这么充足,作文怎么就写不完呢

为此语文老师也是操碎了心“我们班的同学一定要好好学语文,不然你其他科考得再好也没用,总分一样差别人一截。你们看看明凯,每次语文作文都不写完,还以为你是小学生吗?”

每次语文老师说到这里,班里都会有人小声地笑起来,童扬假装望着窗外,实则是不想让人看到他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明凯也不在意,每次语文老师问他写不完作文的理由,他总是一句话“没时间,写不出”

但此时明凯显然是有些心虚了

“语文预习写了吗?”童扬更加得意地问他

明凯脚步一顿,差点绊倒脚下的凳子

他尴尬地转头,朝童扬伸了伸手“借我抄,求你了”

“认真抄”童扬抽出自己的语文书,郑重地交到明凯手上,像送走了自己的孩子“别弄坏了我的书”

“你先给我把题写完,我明天检查”明凯拿了书,瞬间不甘示弱起来

“……”

 

4.

于是一来二去的,童扬的理科还真的有了起色

然而,也还只是有了起色而已,相对于班里的平均水平,童扬还是差上那么一截

于是明凯就开始施行题库轰炸的暴政,每天都抱着几本练习册来找童扬,导致童扬看见明凯,就跟看见灾星一样想跑

“你这做题量,不差才怪,算错是你不够熟练!”明凯有理有据,义正词严

童扬一脸不情不愿,对于一个文科思维的人来说,写理科题无异于在地狱里走一遭,于是,他趁明凯不备,扭头就往外跑“我去上厕所!”

结果跑得了和尚,还是跑不了庙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童扬被明凯捉回来写题目的时候,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自我催眠

“你念经呢?”明凯拍拍童扬的肩“背一下物理公式吧,嗯?”

童扬举手投降“我做题我做题”

就这样,在明凯目不转睛的监督和注视下,经过无数次的转笔和涂改,童扬最终还是把明凯布置的作业写完了

童扬大大咧咧地往桌上一摊,看着认真给他改题的明凯,叹了大大的一口气

“我觉得我已经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了”

明凯这才从练习册里抬起头,看着愁眉苦脸的童扬,皱了皱眉“你说什么?”

“我说,我快死了”童扬简洁明了地解释道

明凯放下练习册,一脸正经地伸出手摸了摸童扬的额头,又把手放在童扬胸前心脏的位置上

“心跳很稳定啊,也没发烧”明凯说

童扬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什么脑回路,我这是夸张,夸张懂吗。”

“懂”明凯扬起一丝浅笑“逗你玩”

童扬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我快累死了你还有心思逗我玩”

“谁叫你这么笨做不出题”明凯说,结果被童扬一巴掌拍在了背上

“请你以八月十五的月亮一样圆润的姿势离开这里”童扬指着门口说

 

5.

再后来,童扬的理科在期末考有了突飞猛进,以致他一跃进入了全级前十。童扬很高兴地请了明凯去他家吃饭。在明凯被安利了一口童扬母亲做的的菜之后,他偷偷拉过童扬,小声地跟他说

“……你是不是还欠我东西……”

“啊?欠什么”童扬脑内搜索了一阵,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你之前说过的呀”明凯笑得狡黠万分

“啊?”

“连人带命都是我的”明凯揽过童扬的肩说道

 

6.

于是不知哪天月老牵线,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说起来他们也不像是在一起,倒像是一起上学放学混食堂的铁哥们,偶尔你去我家打个游戏,我去你家补个数学,日子过得美滋滋又充满了连篇骚话,童扬在明凯的各种熏陶下也开始走起一本正经地骚气的路线,只是骚得比明凯多了那么一分润物细无声。以至于每次说骚话的时候,旁人都要反应半天,才能体会其中深意。

“明凯,你简直狗彘不若”被明凯甩了一大堆练习册的童扬义愤填膺地对明凯说

“狗……啥啥不若?”明凯脸上的表情拧成一团,显然难以理解童扬嘴里吐出来的词汇

“简直连豚都要为你甘拜下风”童扬扶额叹息“我怎么就有你这样的男朋友”

“豚?豚是什么”

“别说了,彘是你,豚也是你”童扬字正腔圆地对明凯说道

后来查完字典回来的明凯深切地体会到没文化的可怕

有一天赵志铭吐槽明凯说,童扬这样的,肯定要学文科的,到时候文科那么多妹子,你们俩不分才怪,现在别整天粘粘糊糊地在我眼前晃,眼睛疼。

明凯听了赵志铭的话只是笑,他是早知道童扬要选文科而且坚定不移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对此他并不想去干涉,人各有志,何必在这上面将就呢?

于是文理分科就如一道跨越千尺的银河,在童扬和明凯之间划下了深深的沟堑,当然,只是物质上的沟堑,两人的感情,依旧牢不可破

 

7.

此时走错班级的童扬有点尴尬地扶额,作为班上为数不多选文科的男孩子,班里人是都知道他此时大概是走错班了的。电光火石之间,童扬牙一咬心一横,径直走到教室后面认真做题的明凯旁边,揪着那人就把他从教室里拎了出来

旁边的同学一脸吃瓜看戏的表情

题目算到一半就被打断的明凯一脸不爽地跟着童扬出去,在清楚童扬是不小心走错班太尴尬之后爆发出了一阵大笑,童扬忍不住给了他一记爆栗

“笑屁啊”童扬不满地嘟囔道

“别生气啊哎,你脾气不是很好的吗”明凯揉了把童扬的头,结果又遭到对方的一记白眼

“那要看对谁”童扬抱着双臂说道

童扬对谁脾气都很好,唯独明凯这人,总是让童扬在意得不行。也许是知道自己如何对明凯生气明凯都不会嫌弃他,童扬倒有了几分恃宠而骄的任性。当然,这其中也有明凯的各种不要脸地无情嘲讽的功劳。明凯也经常被童扬的一针见血呛得说不出话来,吃了词汇量不足的亏,明凯会的充其量也就只有几句没什么营养的骂人的话,在引经据典的童扬面前是抬不起头做人的。

虽说小吵小闹不断,但大多都是互相说两句就好了,有时候童扬甚至会被明凯吵架的方式逗笑。两人相处,终归是快乐多于争吵,而争吵最后,也为两人的感情添砖加瓦。闹来闹去两人都还是关系如初。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吵吵闹闹依旧稳稳当当的爱情了吧

 

8.

理科班尖子班在二楼,文科尖子班在五楼

隔层如隔山,童扬和明凯便在谁爬楼的问题上产生了争执。明凯说反正童扬每天都要爬楼,不如在路过二楼的时候顺便来找他,童扬却说要我特地跑下来找你太累了,不如你将就一下爬个楼,就当运动了。

这个问题从他们上学一路讨论到食堂,再一直延续到放学回家。

童扬以优异的文学素养略胜明凯一筹。而最终奠定明凯爬楼的结局的,是童扬的一句话

“你太胖了”

明凯摸了摸自己校服下若隐若现的肚腩,决心痛改前非

 

9.

因为上学时间紧,两人往往都没有时间在来学校前吃早餐。每次都是饿到大课间下课,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校门,挤进潮水般买早餐的同学之中。

童扬早餐吃得不多,和明凯在一起之后算是被逼迫着增加了食量。明凯每天拎着两人的早餐,气喘吁吁地爬上五楼,趴在班门口把正在写作业的童扬叫出来。教室里不许吃东西,两人就捧着一次性饭盒靠在走廊上吃。童扬吃得比较小心,规规矩矩地送进嘴边,明凯就不然了,饿了半天的他抄起筷子就大快朵颐,两颊塞得鼓鼓囊囊,由于一口气吃太多一时有些难以下咽。旁边的童扬抬眼暼了他一眼,了然地递过去矿泉水,明凯好不容易顺了气,就被童扬劈头盖脸地批评起来“次次你都这样,又没人跟你抢”明凯嘿嘿一笑,把饭盒扔进垃圾桶。童扬的那份还剩下大半,但童扬依旧慢条斯理地吃着,明凯撑着下巴看童扬,一边找起话题“你知道吗,学校门口的炒面都涨价了”

“唔”童扬含糊地应了一句“所以呢”

“所以你是不是该交点伙食费”明凯伸出一只手摊在童扬面前“再涨下去我要破产了”

童扬不理他,继续慢慢吃着自己的早餐,许久后,他才开口

“商品的价格以价值为中心上下波动”童扬扒完最后一口,转过头看着明凯说“不会一直涨下去的”他拍拍明凯的肩“所以以后还要承蒙你照顾了”

童扬转过身潇洒地把饭盒扔进垃圾桶

留下明凯捂着被拍疼的肩站在原地

怎么忽然觉得心脏好痛

 

   10.

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很快就全班皆知了

大家都是看破不说破,不知哪一天,人群当中出了一个叛徒,把他俩的事一五一十地告到了班主任那里

结果是童扬和明凯低着头站在班主任面前,偷偷地你推我一下我拉你一下,谁都不肯先开口

“听说你们俩关系很亲密啊?”班主任抿了一口搪瓷杯里的茶,目光灼灼地从眼镜框下扫射到他俩身上

“是童扬先动的手!”明凯瞄了一眼童扬,又胆小地把目光缩回来

“哦哟,年纪轻轻谈恋爱是吧”老师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明凯有些窘迫地绞着衣角,童扬却始终不发一言

沉默半晌后,旁边的童扬终于开了口

“老师,我们又没谈恋爱”他一字一句地地说,语气坚定,就像在陈述一个板上钉钉的事实

“啊……?啊对对对没谈没谈”明凯愣了一下,赶紧应和童扬,一边偷看老师的脸色

“没谈?”老师将信将疑,大概是本想让两人主动承认,结果被童扬这言之凿凿的一句话唬住了,一时也有点动摇

“真的没谈恋爱,我保证”童扬把手举到耳边,一副要发誓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暂且信你”老师终于松口“我就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谢谢老师”童扬如获大赦,拉着明凯的手就冲出了办公室

从办公室出来,明凯却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他扯扯童扬的衣袖“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说是什么关系?”

“我们不是……”

“是爱人”童扬握住明凯的手,十指相扣

“那你刚才说……还说得那么认真”明凯有些委屈

“我又没说错,我们确实没在谈恋爱啊”童扬一脸理直气壮望着明凯

“啊……?”

童扬轻轻笑了起来“你去汉语词典查查恋爱的意思看看?”

 

明凯借来赵志铭的字典,认真地翻到恋爱一词,低着头小声念起来

“恋爱,指男女之间互相爱慕的行为表现”

 

“荡荡这一波,简直天秀”赵志铭在一边啧啧称奇

 

11.

窗外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明凯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向窗外抱着双臂等他的童扬挥手

“荡荡!”他一路小跑到童扬身边,脸上的笑容快要溢出来

“带伞了吗”童扬自然地拉过明凯的手,问道

“没事,雨已经停了”明凯用手搭了个凉棚望了望外面“哎你说会不会有彩虹啊”

“也许吧”童扬一脚踩在水坑里,积水哗啦一下溅了明凯一腿

“哇荡荡你!”患有洁癖的明凯成功被童扬激怒,作势就要打人

童扬做了坏事丝毫不心虚,大步向前迈去,还不忘转过头朝明凯眨眼“让你沾一点雨后泥土的芳香呀”

“得了吧,那就是放线菌的排泄物的味道”明凯三步并作两步追上童扬“你们这些文科生不要心存幻想了”

“你们理科生真是一秒毁小清新”童扬默默吐槽

“告诉你一件事”明凯突然凑近童扬,悄悄俯在童扬耳边说

“花朵……其实是植物的生,殖,器官”

“喂幺幺零吗我要举报这里有人开车”

 

12.

周末难得有空,两人约好到附近的山上去看星星

“荡荡你等等我”明凯喘着粗气拉过童扬的手,向气定神闲的童扬露出一个可怜的表情“你怎么爬山都不带喘的?”

童扬额角其实也泛起了细细的汗珠,但却远没有明凯那么夸张,他递过去一张纸巾,打趣地说“多给我送两年早餐就行了”

明凯接过纸巾草草抹了两下,并没有什么显著的用处,背后湿了一大块,明凯只能认命地继续向上爬

童扬走走停停,多半也是为了顾及明凯的感受,好不容易爬到半山,两人便停下来休息了一下这里已经人迹罕至了,周围只有昏暗的路灯陪伴。

草丛中忽然晃出一抹明亮的黄绿色光芒,本来累得话都不想说的明凯忽然又精神抖擞起来

“萤火虫!”

童扬顺着明凯指的方向望去,也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不一会儿,又有几点晶莹的光芒从昏暗的草丛里钻出来,凌空飞舞着,像是散落一地的黄绿色水晶,泛着绿莹莹的光

萤火虫的光芒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闪亮的轨迹,明凯和童扬也不禁看得痴了

“好美啊”童扬感慨道

“你知道吗,萤火虫在求偶呢”明凯走近童扬,拉起他的手

童扬握紧了明凯的手,明凯的体温从手心里传来,好似点点微光,却铺撒开了一片温暖

“你是不是要有点表示啊,钻石啊什么的”童扬笑着调侃他

“行吧,不就是碳的同素异形体吗,改天送你根石墨,也是一样的”

“你们理科生都这么会耍滑头的吗?”

“这是科学”明凯拍拍童扬的肩膀“水晶玛瑙什么的也免了,到时候给你装两瓶沙子,反正都是二氧化硅”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童扬被明凯弄得彻底哑火

 

13.

山顶空无一人,抬头尽是如沸的群星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童扬伸出手,透过指缝看天上的星星

“别想啦,这些星星离我们几百万光年呢”明凯笑笑说

“明凯”童扬忽然转过头来“你知道这些星星为什么会发光吗”

“嗯……”明凯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核聚变放出大量能量?”

“错”童扬微笑着看着明凯“因为我爱你啊”

 

14.

这次,即使是明凯这样的理科生,也变得哑口无言了

 

END


评论(24)
热度(116)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