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多cp】一个神奇的客栈

一大碗狗粮

内含【多萝】【厂荡】【驼妹】

私设如山,所以就不要问我为什么一个骑马写信的年代会有收音机和暖气了谢谢

本文毫无技术含量,纯甜

多萝真的邪教……(本文爱萝莉非常ooc……

那么问题来了,赵志铭的客栈到底应该叫什么名字?粗森客栈?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1.

赵志铭开了一家客栈
就和世界上所有客栈一样,赵志铭的客栈供客人安顿住宿,洗净一路风尘,当然,也供那些路过歇脚的来往旅客点两三小菜喝几碗酒,以慰藉远行路上的疲倦困顿,稍作休息好再次上路 。
赵志铭的客栈,不占天险不在福地,风水平平常常,唯一的好处就是,处在一条鲜少人知的小道上。来往的顾客虽不多,却都大有来头,赵志铭因此也结识了许多威名远扬的大帮派下的人手 。听过往旅客分享他们的那些奇闻轶事,也算是赵志铭无聊生活中的一大亮点。
这天赵志铭和往常一样坐在柜台前,没有客人,他就百无聊赖地打开了收音机,放起了那首他最喜欢的rap
“明凯养猪场倒闭了,倒闭了,原本要卖100块的蓝爸爸,现在通通只要50块,50块…………” 
赵志铭正随着节奏抖腿,大门突然被推开,冬日的冷风呼呼吹进来,赵志铭浑身一抖 
“关门兄弟!关门!”赵志铭激动地挥着胳膊 
“哦”那人把门关上,走到柜台前坐下,赵志铭仔细看了看来人,是个白净的少年,面孔长得清秀,看穿着,不像是本国的人。那人头发微长,束在脑后,鼻头被冷风吹得有些发红。少年吸吸鼻子,看着赵志铭 。
赵志铭被盯得有点慌,赶紧开启话题“兄弟,蓝爸爸要吗?只要五十两银子,你们这些学法师的年轻人最需要了” 
然而那人并不理会赵志铭的推销 
“武汉怎么走”那人开口,却是正儿八经的中国话 
“向北”赵志铭指指北方,“真的不要来一只蓝爸爸?童叟无欺啊年轻人” 
那人白了他一眼,继续问“那马山呢?怎么走?” 
“向……向北啊”赵志铭有些心虚地笑着,其实他根本不知道马山他喵是个什么地方,总之往北就应该没错,大城市都在北面,赵志铭对自己的瞎蒙很有信心 。
然而那少年却不满了,他站起来,一手按住赵志铭的脑袋,紧紧盯着赵志铭的眼睛。少年手劲很大,但眼神却是清澈明亮,好似深山中未被发现的清泉“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我……我哪知道啊,我只是个开客栈的啊兄弟,放手啊啊啊啊”赵志铭痛苦大叫 
那人闻言放开赵志铭,有点沮丧地缩回座位上 
“我找不到路……” 
“那好办啊,住我这,价格公道……” 
那人又白了赵志铭一眼,赵志铭不敢再说话了 
“我没钱……”那人委屈兮兮的 
赵志铭又仔细看了看那人,还真是白净又好看,丢他一个人在冷风里,赵志铭还真不舍得 
ok就当我是个颜控吧 
赵志铭一咬牙,拉住那个人的手,说“你住这吧,免费的” 

“真的?”那人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赵志铭笑眯眯的                                                               

“太好惹!”少年激动得不知哪里的口音都跑了出来 

“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说。” 

“我叫李汭燦,韩国人。” 

“猜到你是外国人了。” 

“我……我还没吃饭……” 

“行行行这就给你做” 

“你看我这马……” 

“上好的草料备着呢!” 

“我……” 

“嗯?” 

“那个……我还没有女朋友……” 

“我当你……呸……这个忙我可帮不上啊兄弟”赵志铭哭笑不得 

“哦……”那人有点泄气地低下了头,赵志铭不明白这人在委屈什么,明明让他白吃白住了,怎么少年还是一副不太高兴的模样 

不管怎么说,李汭燦就这样住下了,很快,两人就打成了一片。

李汭燦怕黑,半夜总是抱着枕头跑到赵志铭房间里,一脚把赵志铭踹下床,自己钻进赵志铭暖和的被窝里。而赵志铭也不肯服软,耍赖似的黏上来,非要在床上占有一席之地,以至于两人常常就这样在床上拿着枕头打闹起来。

“李汭燦你吃我的住我的,你应该叫我爸爸知道吗?”赵志铭牛逼地叉腰 

“赵志铭,我是为了你留下来的”

“噫~为了我?穷就是穷,不用为了我~”赵志铭阴阳怪气地吐槽道

“赵志铭啊”

“嗯?”

“嘿嘿”

“嘻嘻嘻“

“你笑什么”

“不知道……你笑什么啊”

“不知道嘿嘿嘿”

然后两个人并不知道为什么地笑成了一团


  赵志铭觉得李汭燦有毒,不仅毒害自己的身心,还毒害自己的钱包

  赵志铭数数自己这个月的入账,再数数少年的花销,总觉得自己亏了,但是抬眼看见李汭燦笑眯眯地望着他的样子,又觉得自己血赚了一笔 

  至于钱……就当喂狗了吧 
  
  李汭燦这样的人果然是拴不住的 
  没两天那人就说自己找到了失踪已久的地图,正捣鼓着去马山的路线呢 ,赵志铭嘴上不屑地调侃他,心里却隐约有点不安,自己养了这么久的白菜就要自己跑了,赵志铭心里有点酸酸的。

这天上午,李汭燦来跟他告别 
那人一身干净的行装,站在赵志铭面前踌躇了半天,终于开口 
 “我走啦?” 

“嗯……再见”赵志铭意思意思挥了挥手 

“你认真一点啊”李汭燦抓住赵志铭的手,又不满了 

“拜托你是要走,难道我还要敲锣打鼓欢送吗”赵志铭转过脸去不看李汭燦 

“我明年就回来啊,我……我还会来这里的……我……”李汭燦慌忙解释 
赵志铭低头不语,也不想说什么挽留的话,他翻出一件狐裘披风,给李汭燦系上 

“北风已经在吹了,大雪很快就要来,路上小心别感冒了,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嗯……”李汭燦摸摸身上的披风,又看看赵志铭 

“……我走了哦?” 

“再见再见”赵志铭背过身向他挥手 

   我只是不想,让你看出我的不舍 

 

2.

冷风呼啸着刮过窗棂,驿道上的人大多行色匆匆,赵志铭的店也变得冷冷清清起来。赵志铭百无聊赖地捣鼓着桌上的一株绿植,这是店里除了他以外唯一 一件有生命的东西了

“寒夜飘零撒满我的脸……”赵志铭哼唱着不着调的歌,门外突然传来哒哒的马蹄声

“赵志铭!!”门哐的一声被推开“你爸爸我来啦”裹得紧紧的小团子在扑面的细雨中闪了进来

赵志铭脸上露出一丝喜悦,走过去摘掉小团子的帽子,拍了拍那人的脑袋“稀客啊,田野你怎么来了?还有,我才是你爸爸好吧,辣鸡!”

“嘿嘿,路过啊,看你这店里这么冷清就进来了”田野朝赵志铭眨眨眼,熟悉地走到了柜台边上坐好,双手搭在桌面上,眼巴巴地望着赵志铭“我要酒我要酒!!”

赵志铭无奈地摇头“小朋友喝什么酒……你等下”他转头掀起帘子,一会儿端出一碗冒着热气的桂花酒酿,转身又拿出一碟红豆糯米团,田野惊讶地张大了嘴“哇赵志铭你这里怎么什么都有啊?”

“因为我是赵志铭啊!”赵志铭回头一笑“你一个人来的啊?”

“我……我当然是一个人来的啊……”田野嘴上回答着,手里已经抓起了一只糯米团子准备开吃,这时门嘎吱一声,被轻轻推开了

来人似乎有些小心翼翼,门开了一条缝之后停住了,等了一会门外的人才推门进来

来人是个瘦高的少年,一头棕发,眼睛小小的,几乎要眯成一条缝,那人的视线环扫店里一圈,最后落在了田野的身上

“客人需要什么?”赵志铭微笑着招呼那人

那人把风衣脱下挂在门侧,自然地走到田野身边坐下

“一壶清酒,谢谢”那人开口,向赵志铭礼貌地点了点头后,视线又落在了田野身上

田野不理会那人,把头偏向一侧望着赵志铭“这团子真好吃”

赵志铭看田野不理人的别扭的样子也望出了一丝端倪,一边为少年盛酒,一边兴致盎然地用余光观察田野的表情

田野的头埋在桂花酒酿里,就没抬起来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热汽的原因,田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潮红

田野一不说话,店里的气氛难免有些尴尬,那少年侧过头去打破了平静

“好吃吗”他问田野

“咳咳咳……还行……咳咳”少年话一出口,田野一口酒酿下去没注意就被呛了个半死,少年连声说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可即使这样,田野的视线也不肯多落在少年身上一秒

赵志铭憋着笑意看着少年抬手轻拍田野的背给他顺气,而田野被呛得话都说不出来还要保持着一脸傲娇的表情

赵志铭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起来,倒不是幸灾乐祸,只是没想到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田野也能跟小姑娘一样敏感害羞

自从这少年进来,田野就没说过几句话,赵志铭几乎是能一下子想到田野反常的原因

“田野,干啥呢,别装了”赵志铭笑嘻嘻地敲敲田野面前的桌子

“啊?什么?我没装啊?”田野抬头,无辜又惊讶地望着赵志铭

倒是旁边的少年神色有了些许变化,赵志铭给少年使了个眼色,说“借一步说话?”

少年起身跟着赵志铭来到边上,赵志铭开门见山地问“你认识田野?”

“认识”

“那田野认识你吧”

“嗯”

“那他还假装不认识你……这孩子害羞吗这是?”

少年摇摇头“不知道”

“你喜欢田野是吗”赵志铭问

少年使劲地点了点头

“你会对田野好吗?一辈子?”

少年点头如捣蒜

“……看你们这些傻瓜谈恋爱,我也真是操碎了心,暂且帮你一把吧”赵志铭无奈,拍了拍少年的肩“抓住机会啊大兄弟”

少年眼里闪过一丝光芒,他郑重地握住了赵志铭的手,说“靠你了”


后来,田野接到赵志铭的通知,说驿馆里的房间已经全部被预订完毕,只剩下一间双人大床房

“要不你们挤挤?”赵志铭真诚提议

田野虽然指着空空荡荡的驿馆对赵志铭大喊着谁信你的鬼话啊,却也乖乖地和少年领了双人房的钥匙,抱着行李上楼,一路还别扭得要命,嫌弃地拍了少年几下之后扭过头蹬蹬蹬地一个人跑上楼去了


第二天大早赵志铭收获了一只下楼寻找早餐的少年

“昨晚睡得还行?”赵志铭好奇地凑过去问

那人比了个ok的手势,脸上是压不住的笑意,少年拿了几样田野爱吃的早餐,盘算了一会问赵志铭要了一碗桂花酒酿

赵志铭哼着小曲,擦着桌面和酒壶,少年上楼前在赵志铭柜台前停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说“对了,田野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着,端着吃的上楼去了

赵志铭打开那张纸条,上面是田野大大咧咧的字体

“赵志铭你个混蛋!!!!!!!”


3.

田野离开后天开始下起了小雪,屋檐下也开始结起了一根根冰凌,这个天气,就连赵志铭也只能缩在外衣里打盹。却不知此时竟也还有顾客上门

店门被推开,北风呼呼地灌进来,赵志铭拉紧了外衣,往来人的方向看去 
来人是个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赵志铭注意到他颈间戴着一串黑色的细珠链。男子身材算不上魁梧,却隐约透露着一股杀气。那人走近,赵志铭见那人眉眼生得严肃,嘴角一点痣,双唇紧抿,大步走到柜台前 
那人说“你这有什么可以解愁的吗” 
赵志铭一看来了个大客户,忙不迭地上前忽悠 
“小店的孟婆汤,传闻喝了可以忘记忧愁” 
那人皱皱眉,本身就严肃的眉眼更是凶狠得让赵志铭有点胆颤,好不容易见那人点头,他转身掀起布帘,从里面端出一碗汤来 
那人端起汤碗一饮而尽,末了用袖子擦擦嘴,把碗摔在桌上 
“这汤不顶用”那人眼神凌厉地盯着赵志铭 
赵志铭脸上堆笑,缓缓地对那人说“在下赵志铭,小名孟婆,没问题吧?五两银子,记得结账” 
那人一听便知赵志铭在忽悠他,也不追究,拍上一袋银子对赵志铭说“你倒不如给我来两酒比较痛快” 
赵志铭唇角露笑,拿过一壶酒给来人斟了满碗,抬眼问“客人何故忧愁?” 
“我喜欢一个人”那人接过酒碗,喝白水似的大口灌下 
又是烂俗故事的常用开头,赵志铭摇头,丢了颗花生到嘴里 
“为情所困?……古人还真他妈说的没错,英雄难过美人关……” 
那人把碗放下,凑近了赵志铭,酒味重重地扑到赵志铭的鼻子里“去你的美人关……我喜欢的是个男人……是个不带半点假的纯爷们……你小子懂什么” 
赵志铭不喝酒,盘子里下酒的花生倒是被他抓走吃了大半,他把手在袖子上拍了两拍,饶有兴味地问“哦?有意思,这样吧,我给你酒喝,你给我故事做交换,怎么样?” 
那人犹豫了一会儿,随后自嘲地笑笑,说“也罢,我这破故事换几两酒,也算是值了” 
赵志铭又给那人满上一碗酒,静静地等着那人开口说故事 
“……曾经有一份爱情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 
“打住,打住”赵志铭敲敲桌子“咱们开门见山好吗,别拿小说那套蒙我” 
“好吧……我年轻的时候遇到他,他是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我陪着他一起战斗,一起成长……可是后来,他被质疑,被埋没,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眼睁睁看着他明明还有万丈锋芒却无法战斗……是我没用……” 
“后来呢?” 
“后来他走了”那人笑得苦涩,碗里的酒再次被一饮而空 
“走了?去哪?” 
“不知道……” 
赵志铭听得入神,那人便自己给自己倒酒,酒满了,摇摇晃晃溢出了酒碗 
“不知道?” 
“他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去了吧,山川河海,无论是哪,只要不像之前那样憋屈,我想,他就满足了。” 
“英雄都是不甘心被埋没的啊。” 
“是啊,他本应该是个英雄……可他这一走,叫我怎么办呢……” 
“他也喜欢你吗?” 
“谁知道呢……不过喜不喜欢有区别吗?天各一方,我就算是现在死在这里,他也不会知道的。” 
“哎哎别说丧气话啊”赵志铭拍拍那人的肩“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啊!” 
那人认真地看着赵志铭,没有说话 
“况且谁说相爱就一定要长相厮守了,你们还有联系吗?” 
“有……他偶尔会传书信给我。” 
“那不就是了?”赵志铭一拍桌子“只要你们心意相通,管他什么距离不距离的,你别被那些粘糊糊的小情侣蒙了。真正的爱情,细水长流才是最长久牢固的” 
那人似乎被说动了,低下头回忆起什么似的,嘴角轻轻笑了一下,赵志铭看出,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虽然你这人看起来挺不正经的,但话说的还倒是那么回事”那人喝干最后一口酒,站起身,忽然想到什么,把一个小物件放在桌面上,赵志铭一看,是个缺损了半边的玉璧,穿了线做成挂饰,虽然破损却倒有种残缺之美 
“这个送你了,就当是答谢吧” 
那人说着,扬扬手臂,推开了店门 
 
 
4.
前人刚走不久,赵志铭的店门又被再次推开了 
来人一席白衣,被狂风吹得有些凌乱,那人进来后很小心地合上门,整整衣衫,这才大步地走到柜台前 。
赵志铭一看心想今天来的人都不简单呐,他赶紧用衣袖抹去柜台上的灰尘,笑着招呼“客人您有什么需要吗?” 
那男子有一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人虽长得纤瘦却不至羸弱,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子力量,他微微一笑,轻声说“不了,我就借把椅子,借顶屋檐,来挡挡这恼人的寒风” 
赵志铭顿时对眼前人产生了好感,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好奇心,但赵志铭把这些都压在了心底,面对好看的人,赵志铭还是不希望自己被看笑话的 。
赵志铭在柜子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积满灰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套精致的茶具,转过头时,他发现那男子仿佛有些出神,正盯着袖口发呆,脸上礼貌的微笑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黯然的神伤 。
赵志铭不打扰他,过往客人身份各异,经历也各不相同,眼前这位浑身上下散发着仙气的男子身上有着什么故事,赵志铭并不想深究,他不紧不慢地摆好茶具,抬头露出灿烂的微笑“客人不妨来杯热茶,小店简陋,没什么可招待的,还请见谅” 
那人终于回过神来,笑容又重新出现,他点了点头,说“感激不尽” 
赵志铭虽然很少搬出这套茶具,但重新用起来,却还是熟门熟路,热腾腾的茶水冒着白气,散发着清晨露水和草叶香气,那人端起茶杯,小抿了两口,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龇牙咧嘴的表情 。
倒是有点可爱,赵志铭想 
那人皱皱眉,“好苦”他说 
赵志铭也端起自己那杯,三口饮完,开口说“那么,是这茶苦,还是客人心里的愁苦呢?” 
那人脸上似乎是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又仔细地上下端详着赵志铭 
“别多想”赵志铭摆手“我只是区区一介开客栈的,不过是经验之谈罢了” 
“有点本事”那人称赞了一句“你说……前程和牵挂,你选哪个?” 
“男人嘛都看重前程……但牵挂……好像也挺难放下的……干嘛问这个呢” 
“问问而已” 
“哎呀两个一起要不就行了吗”赵志铭一脸不正经的笑 
“小孩子懂什么”那人也轻轻笑了 
“我是不懂,但你脖子上的那串珠链我好像见过”赵志铭倒上茶,撑着下巴看着男子 
“是吗?在哪里?”那人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有些迫切地盯着赵志铭 
“店里啊?还能在哪里”赵志铭似乎是有意要逗逗那人,说了个没啥营养的答案 
那人似乎是非常急切地想知道具体情况,却又不好表现出来,眉头又皱了起来“到底是哪里?什么时候?” 
“好吧,就刚刚”赵志铭指指上个黑袍男子离去的方向“你骑马现在出发,应该还能在天亮前追上他” 
赵志铭看见那人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喜悦 
男子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小物件,放在柜台上 
“聊表感谢”那人说完,随即推开店门,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赵志铭低头拿起那个小物件,又拿起之前黑袍男子送给他的半块玉璧,双手一合,两块残缺的玉璧就严丝合缝地对在了一起,凑成了完整的一块 

“巧了嘿……”赵志铭惊讶地笑起来 
 
 
 
5.
北风吹得越来越烈了,从早上开始,已经下起了厚厚的大雪。赵志铭仗着店里有暖气,只穿了单衣,他一边打扫柜台一边叹息“这冰天雪地的,生意又不好做啊……不知那少年李汭燦怎么样了,下这么大的雪有没有平安到家。” 

冷风吹得窗户吱嘎吱嘎地响,似乎有什么即将到来 

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影冲进了店里,赵志铭一看,是李汭燦,那人跌跌撞撞地跨进门,手里还紧紧抱着赵志铭给他的狐裘披风,披风下摆已经被不知什么东西划破,李汭燦单薄的衣衫被冻得发硬,头顶也积上了薄薄一层白雪 
什么情况?赵志铭心疼地走上前,李汭燦已经被冻得没了知觉,直直地就往赵志铭身上倒,赵志铭一手揽住他,嘴里念叨着“你怎么这么傻啊,有衣服都不穿,把自己冻成这样是不想活了吗?” 
李汭燦虚弱地哼哼两声,一个劲往赵志铭温暖的怀里蹭,赵志铭叹了口气,伸手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上,扶着李汭燦进到里屋去 
赵志铭打好热水,仔仔细细地给李汭燦擦拭身体,李汭燦长得白净,此时脸庞和四肢更是冻得苍白,在热水的滋润下渐渐泛出红润的颜色,赵志铭把李汭燦杂乱打结的头发浸在热水里理顺,梳得整整齐齐。李汭燦紧闭着双眼,睫毛一颤一颤的,赵志铭知道李汭燦并没有完全昏睡过去,嘴角不禁扬起一丝笑意。 
好不容易把李汭燦安顿好扶到床上,赵志铭在旁边守,托着下巴安静地盯着李汭燦的脸 
大概是因为紧张,李汭燦的眉头轻轻皱起,赵志铭伸手在李汭燦眉心按了按,那人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赵志铭俯身在李汭燦耳边轻声说道“别装了,你再不醒我就走了哦” 
果不其然的,李汭燦睁开了眼,揪着赵志铭的衣袖不让他走 

“到底发生了什么?”赵志铭问 

“我迷路了……”李汭燦小声咕哝道“暴风雪来了,我走不了了……” 
赵志铭笑着揉揉李汭燦未干的头发,果然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他握住李汭燦的手,说“你找不到前方的路的话,这里就是你的家” 
“嗯”李汭燦把头埋下去,趁赵志铭低头给他盖被子的瞬间,揽住赵志铭的腰把他拉了上床 

“帮我暖床”李汭燦毫不讲理,把赵志铭按在自己身边。 

 赵志铭也不慌,拉住快要掉下去的被子给自己和李汭燦盖好,闭上眼睛 

“晚安”他说 

“晚……晚安……”李汭燦把赵志铭往怀里抱了抱


END



(才怪)




后记


赵志铭的客栈依旧开着,只是客栈里多了个闹腾的韩国少年
偶尔有赵志铭的熟人来客栈找他,却只看到一个白净好看的少年趴在柜台上打盹
这时候赵志铭总是会推开帘子从里屋走出来,对客人歉意地笑笑,说“抱歉啊,我家这位固执得不行,总说要帮我看店”赵志铭的手拂过少年的发梢“可是自己还像个孩子似的”
少年醒过来,警惕的目光扫视着面前的客人,确认没什么危险之后,手撑着下巴,像只大型犬一样看着赵志铭和客人聊天
忘了说,虽然少年偶尔会孩子气地不着调,但他的武功确实是数一数二的,曾经帮赵志铭解决了不少闹事的不法之徒。
可是那个行如风般迅疾,制服他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少年,此刻正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笑着看他
赵志铭觉得挺好的


田野不久前来过,带着那个棕发小眼睛的少年。这次田野不再扭扭捏捏了,而是大方的牵着少年的手,蹦蹦跳跳地走进赵志铭的店里,拍着桌子说“我要酒我要酒!”
赵志铭笑,给少年盛了一碗清酒,转身正要给田野煮一碗汤圆,却被田野喊住了:“我要酒!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
赵志铭回答他“可是你在我眼里就一直是小孩子啊。”
田野实在是倔强得紧,他一脸不情愿地看着赵志铭,赵志铭被盯得有点心软,只好答应他:“好吧好吧”
赵志铭盛酒出来的时候,田野已经捧着少年的碗喝开了
赵志铭把酒放在田野面前:“这么心急啊,这就喝上了?”说罢抬眼看了看少年,少年有点心虚地避开赵志铭的视线
这人学精了,赵志铭想,他还记得之前他吐槽少年说他是傻瓜谈恋爱,没想到这人长进这么大,都开始套路起田野喝酒了
看穿一切的赵志铭并不想说什么,小情侣谈恋爱就由他们去,只不过明天早上起来又要收到田野的眼刀了。
“哦,忘了介绍”田野喝完酒,擦擦嘴角,跟赵志铭说“金赫奎,韩国人,我男朋友”
巧了,跟我家那位还是老乡,赵志铭心想
这时李汭燦从里屋走出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谁啊”
“朋友,和朋友的男朋友。”赵志铭简单粗暴地介绍
“哦”李汭燦显然是刚起床,还没回过神来
“啧啧啧赵志铭你可以啊。”田野顿时瞧出八卦的味道
“咋了?允许你谈恋爱就不允许我找男朋友啊?”赵志铭白了田野一眼
“恭喜”金赫奎倒是很会说话
“谢谢啊,你俩什么时候发请帖给我啊?”赵志铭也不绕弯
“咳咳这个……你等着呗”田野有点害羞地看看金赫奎

“赵志铭你呢”

“我穷,不请客”

“哇赵志铭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粗森啊?”

“我又不像你们小情侣追求浪漫,人是我的就好了”赵志铭说着笑着看了一眼李汭燦

“赵志铭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略略略”

后来田野被金赫奎强行拖上了楼,站起来的时候还因为喝了酒晕乎乎地直接栽倒在金赫奎怀里

赵志铭意味深长地看了金赫奎一眼,心里默默为金赫奎点了个赞,城里套路深,他想

然后李汭燦就凑了过来

李汭燦的手搭上赵志铭的肩,低声在赵志铭耳边说“你看人家都这样了,不如我们也……”

“滚”

李汭燦一脸委屈



赵志铭客栈后不远处,是一片桃花林,每到春天,这里就颇有一种桃花源记里落英缤纷的感觉。此时正是桃花的花期,之前田野和金赫奎在的时候,两人常常到林子里散步游(tiao)戏(qing)。李汭燦不太在意这些东西,但每次赵志铭从桃林里折下一枝桃花带回来送给李汭燦的时候,他总会小心地把他插在花瓶里。

这天,赵志铭如往常一样到林子里采拾用来做材料的桃花瓣,却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林间

那人转过身,看见赵志铭,对他笑了笑

赵志铭这才发现,那是之前来过店里的白衣男子,那双好看的桃花眼,赵志铭依旧记忆清晰

只是那人已经一扫前日阴霾,就连笑也比之前灿烂了很多。或许连男子自己都不知道吧。

“好巧啊”赵志铭开口“这次也住我店里吗?”

“嗯”男子伸手接住落下的花瓣,丢进赵志铭的篮子里“本来打算直接去店里的,路过被这桃林吸引了……真美”

赵志铭想到一句话,叫什么,人面桃花相映红

颜控赵志铭默默在心里给李汭燦道了个歉

“你家那位呢?”赵志铭往男子身后看

男子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随即又笑了“你这也是经验之谈吗?”

“不不不”赵志铭狡黠一笑“这次是因为我不瞎,你到店里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回到店里,赵志铭拿出那块破碎的玉璧,被赵志铭绳子串在了一起,变成完整的一块

“你俩不在一起,我会急死的”赵志铭打趣道“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那男子浅浅一笑,不说话

李汭燦在旁边黑着个脸,心想怎么赵志铭才出去一会儿就带了个好看的男孩子回来简直辣鸡

“我叫童扬”男子说“我家那位,叫明凯”

赵志铭一听这名字,猛然想到自己最喜欢的那首rap,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被对方知道了大概是要被按在地上摩擦的节奏

说明凯,明凯就推门进来了

“一间房对吧?”赵志铭嘴上问着,手里已经自作主张地登记了下去

“被外人知道不好吧……”童扬询问的眼神看了看明凯

“怕什么?”明凯走过来揽住童扬

“我不是外人”赵志铭举手

“我也不是外人,我是内人”李汭燦附议

“对,我内人”赵志铭笑着拍拍李汭燦的肩

童扬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明凯也笑了,对李汭燦说“小伙子还得多学点中文啊”

李汭燦不明就里

童扬和明凯上楼去之后,李汭燦拉着赵志铭的手,问“我说错了什么吗?”

赵志铭憋笑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哈笑了一会,一本正经地跟李汭燦说

“其实内人,是老婆的意思”

然后呢?然后赵志铭就被李汭燦制裁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喊你老婆了QAQ”赵志铭哭着喊道

“喊老公” 李汭燦把赵志铭按在墙边,说





END




评论(20)
热度(162)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