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驼妹】充电器做错了什么

驼妹

充电器做错了什么?

就是那个充电器梗啦,之前就有想过要写结果没时间

内容比较划水

第三人称(充电器视角?!

ooc注意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1.

我是一个充电器

对的,就和市面上千千万万的充电器一样,我有一根导线,一个插头,一个接口,还有,一个主人

我的主人叫金赫奎,是一个职业选手,说的难听点,就是个网瘾少年

但是人家就是游戏打得好啊,据说还要出国去打洲际赛,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比赛让我一个韩国本地充电器期待不已

毕竟作为土生土长的充电器,我还从来没有出过国

在这个电子产品泛滥的时代,我作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自然是会跟着主人乘上飞机,跨过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咳,总之就是出国去

出发前的那个晚上,我插在房间的床头柜上面的插座里目视着主人收拾行李,衣服,裤子,洗漱用品,嗯,一切井然有序

可是主人好像没有把我放进包里的想法,他环视了房间一圈,拉好了行李箱的拉链

喂!我呢?你睁开你眯成一条线的小眼睛看一看我啊!我是你的充电器啊!你不带上我的话,在异国他乡手机没电了怎么办啊,我可是原配充电器!别的充电器会和我一样适合你的手机吗?

如果充电器会说话的话,我现在的声音楼下应该都能听到了

可惜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正当我心灰意冷的时候,主人的视线终于扫到了我的身上,我顿时那个激动啊,恨不得自己把自己从插座上拔下来跳进主人的背包里

主人看了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本来打算转身走的,想了想又走过来把我从插座上拿了下来,抓在手里

我心里顿时刷过一排弹幕“我的天要出国了好鸡冻!!!!”

主人打开随行背包的拉链,把我塞到了一堆鼠标键盘纸巾耳机的最底下,对,就是那个最憋屈的角落,不把所有东西翻出来都找不到我的那个地方

我感到很奇怪,充电器明明是最常用的东西,为什么主人要把我塞到最难拿的地方,不会很不方便吗?

真是个奇怪的主人,不过不管怎么说,终于出门了

事实证明我真的看错了主人

我就在那个角落憋了一个星期,主人一次都没有把我拿出来,就连那些笨重的外设都上场比赛了,我一个充电器,居然还没有派上用场

我只记得回到韩国的时候,主人把我从包里拿出来的时候,还跟旁边的队员说了一句“原来在这里啊”

所以不是你把我放底下的吗!!!找不到怪我咯????

心痛

 

2.

我是一个充电器

没错,made in china的充电器

我有一个很可爱的主人,他叫做田野,他很会打游戏,打起游戏来可认真了,他的队员好像都很喜欢他的样子,作为他的充电器,我整个人都感到很骄傲呢

而且我的主人最近还要去台湾打比赛啦!我乖乖地躺在包里跟着他坐上飞机,这个小朋友太喜欢玩手机了,明明近视都那么深了可还要一整天抱着手机玩,后果就是无论何时他都需要把我从包里掏出来,连上充电宝,抓在手心里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真好啊

这天我如往常一样勤劳地为主人的手机充着电,虽然我很多次想跟主人说不要边充电边玩手机因为这样手机很容易爆炸的,可是主人貌似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我也只能安静充电了

这时门忽然被敲响了,有一个四条眉毛,呸,小眼睛的大哥哥进了房间,主人就把我放下了,那人跟主人说了点什么,英文韩文混杂着的我听不懂,但是主人转过身望了我一眼,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但是那个大哥哥好像并不介意,温柔地摸了摸主人的头,就在床边坐下了

哎哎哎!谁允许你摸我主人的头了?我在他身边充了这么久的电还没多少个人这么大胆的,我气得连充电的功率都加大了几分

不过那个大哥哥来了,主人就不再玩手机了,而是也坐在了床上和大哥哥聊天,聊着聊着他们居然躺下了!躺!下!了!我赶紧捂住了我的眼睛,呸,充电器没有眼睛,总之就是感觉到了闪瞎眼的东西

主人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这几天从来没听见他笑那么大声,还用他的小爪子去拍那个大哥哥,连尾音都带上了撒娇的意味

气死宝宝了,我赶紧加快了充电的速度,想赶紧充满来引起主人的注意

喂喂喂!!!快看我啊!!电充满了!!你可以继续玩了!!

结果那个大哥哥走过来,把主人的手机拔出来,然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接到了我身上

哎!不打白工啊!别人充电要交钱的!

可惜我并没有反抗的本领,这个时候主人过来了,一下子扑到大哥哥的背后,两只手抱住大哥哥的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爱得要命

算了,白充就白充吧,看在主人这么喜欢你的面子上,我认了

眼前的大哥哥转过身去,一下子拦腰抱起了主人,把他放到床上,然后?然后他们好像抱在了一起,然后灯就熄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别打我,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真的什么也没听见!没有!没!有!

以上就是我作为一个充电器的所见所闻

 

 

3.

“元硕啊,你有充电器吗?”金赫奎在背包里翻找了半天,抬起头问

“给你”许元硕从包里拿出一个充电器递给金赫奎

“哎这个接口不适合哎”金赫奎拿着手机捣鼓捣鼓,最后泄气地把充电器还给了许元硕

“京浩哥有充电器吗?”金赫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在场的另一个人

“充着电了,你找别人去”宋京浩冷漠地拒绝了金赫奎的请求

金赫奎叹了口气,嘴里小声嘀嘀咕咕着什么,走出了房间

“哎?金赫奎他去哪里啊”宋京浩转头问许元硕

“刚刚好像听他说:只能去找iko了什么的”许元硕随口答道

“什么?找meiko?这小子也不带上我!!!!”

 

4.

门被敲响了,田野捧着手机玩得正欢,随口应了句,

“iko,是我”听到金赫奎的声音,田野瞬间从床上弹起来,赤着脚跑去开了门

“iko你穿起鞋子小心着凉啊”金赫奎心疼地说

田野回到床边,回过头调皮地对金赫奎吐了吐舌,金赫奎伸出手摸摸田野的头“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啊”

田野不服气地反驳“哪有,可省心了,你看他们出去都不用管我,丢我一个人在酒店里的”

金赫奎一听这话眼睛里顿时闪过一道(诡异的)光,他扯扯田野的衣袖,软软地说“我找不到充电器了……来借”

田野无奈地指指正在充电的手机“充着电了,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啊,我可以在这里等的”金赫奎笑,轻车熟路地走到床边坐下,田野抱住金赫奎的手臂晃啊晃“好无聊啊”

“iko又长高了”金赫奎做了个比身高的动作

“没有没有嘿嘿”田野又不自觉地把手放进嘴里咬,他一紧张就会这样

不知不觉地田野的手机在他们闲聊中充满了电,金赫奎把自己的手机接上,田野从后面凑过来要看金赫奎的手机,金赫奎不让,把手机收到怀里,田野伸手去够,从后面抱住了金赫奎的腰,金赫奎稍稍转过头,一下子就吻上了田野的脸,小团子顿时就红成了苹果,金赫奎乘机一把抱起田野,把他放在床上,捉住田野的手,朝着田野的唇吻了下去

……

于是小铁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躺在床上的两人

“啧啧啧啧啧”小铁站在拍照的阿布旁边发出连声感叹,这俩人感情真好啊

阿布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5.

“原来在这里啊”回到韩国,金赫奎从包里掏出充电器,笑着对旁边的许元硕说


6.

我真是计划通

金赫奎想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金赫奎是故意找不到充电器还是真的忘记了】

 

END


评论(20)
热度(180)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