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珉妹】first blood <下>完结

我是不是忘了这篇……
珉妹
想着要一个怎么样的结尾比较好,结果就写成了这样……
ooc警告,原地撒狗血警告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田野一边比划着一边终于给海成珉解释清楚了童扬到来的来龙去脉,只换来海成珉按着他的脑袋的一句“下次别乱来” 
田野捉住按在他脑袋上的手,不满地朝海成珉嘟了嘟嘴,指尖擦过海成珉手腕的时候,他的视线撇到了一块暗红色的污渍,田野皱了皱眉,心下却一阵惶恐,海成珉一日外出去了哪里,手上的血迹又是怎么回事,他想知道,但是却不敢开口。 
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对他温柔无比的人,其实是一个活生生的杀戮机器,吸血鬼依靠鲜血维持生命,海成珉手上沾满的,不知是多少无辜惨死的人的绝望。 
这其中也会包括他吗?田野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海成珉暂时不杀他,不过是看他可怜让他多苟活几天,人脆弱的生命终抵不过恶魔,田野也不是没想过海成珉会杀死他,但当他抱着怀疑的目光观察着海成珉的时候,海成珉冲他笑了一下,好像明白了田野所有担心害怕的情绪,就只是一瞬间,田野就对自己的判断力产生了怀疑,他傻乎乎地问出“你会保护我的吧”这样的问题,也只是想要听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他想听海成珉说他会保护自己,想看见这个看上去很厉害的吸血鬼面对自己手足无措的模样,他想要让他多笑,多向自己倾诉一些事情,他觉得这个吸血鬼其实是个心底柔软的人,只不过寂寞铸就了他冰冷的盔甲 
可是这一切看起来不过像个笑话 
他看着海成珉抽出手,无声地藏起那块血渍,可他被扯乱的衣服和身上鲜血铁锈的腥味根本瞒不过田野,田野不点破,努力地朝他挤出个笑容,拍拍他的肩让他赶紧去换衣服 
海成珉换好衣服回来,看见田野低着头坐在地上,眼睛埋在阴影里,沮丧低沉的模样,看见他回来,田野想要赶紧藏起失落,却被海成珉一把从身后揽住 
“你在乱想些什么” 
田野仿佛被戳穿一般摇摇头,咬着下唇不说话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很好,没有危机意识的人,随时会丧命” 
田野的后背贴着海成珉的胸口,海成珉的吐息很近,又没有一丝语调,海成珉抱紧田野想让他有安全感,可田野只感觉到一阵森然 
“我好冷,真的好冷,可是你不能温暖我”田野声音颤抖,仿佛压抑着什么一般 
“睡吧,睡吧”海成珉抚摸着田野,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田野闭上眼睛,他感觉不到身后传来的一丝温度,海成珉的怀抱是冰冷的,他累了,真的累了,睡梦中他听见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千万不要喜欢上吸血鬼啊,因为吸血鬼,是没有心的” 
 
 
田野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童扬已经走了,他瞪着海成珉质问:“是不是你把童扬赶走的?” 
海成珉看着田野心急的模样略有些不满:“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这么关心这个兽人干嘛” 
田野听了海成珉的回答整个人差点跳起来:“我就知道,你这个冷血的吸血鬼,你这样子绝不会有人喜欢你,全世界都讨厌……唔” 
海成珉皱着眉强硬地吻上了田野的唇,毫无征兆地开始入侵田野的唇齿,田野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但是身体却被海成珉冰凉的双手扣住,田野的眼泪顿时就涌上眼角,细瘦的双手用力地想要推开海成珉,可是田野一开始就低估了海成珉的力气,泪水流进嘴里让这个吻变得咸涩,海成珉霸道又无礼的样子田野还是头一次见,这个吻愈演愈烈,海成珉似乎是不满足地把他按在了墙角,整个身子都压在田野的面前,遮挡住田野的视线,田野已经看不到天窗中洒下的光,也看不见屋子里的那些东西:海成珉为他热过牛奶的杯子,帮他包扎用的绷带,守护他时坐的那个角落…… 
田野已经分不清时间的流逝,黑暗,只有海成珉身上带着血腥的味道飘荡在身侧,他挣扎着挣扎着,忽然不再反抗,他摸到了什么,冰冷的,像泉水一般在他手上流淌。海成珉压迫他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小,田野拉开海成珉,往他背后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支闪着银光的箭,不知什么时候,从天窗上射了进来,直直地刺进海成珉的背脊,如果不是海成珉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田野,那么此刻倒在这里的,可能就是田野。可是这一切田野什么也不知道,无声无息的就发生了 
田野呆坐着,大脑里面一片空白,海成珉趴在他的身上,已经呼吸微弱,双眼紧闭。吸血鬼的血液冰冷地沾在田野手上,泛着莹莹蓝光 
如泉水般汩汩流淌 
 
 
海成珉被带走了,与此同时被抓的,还有田野。


潮湿阴冷的地牢里充斥着死尸腐烂的气味,田野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手上一片淡蓝的血渍,是海成珉的,被那群闯进来的吸血鬼重重围住的时候,田野在人群里认出了那天抓他的两个吸血鬼,他知道他走不掉了,他早就应该死了,只不过因为海成珉的保护,多活了一会罢了,但是海成珉,受伤昏倒的海成珉,被那群人粗暴地带走,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会不会被同族杀死?田野从那些人嘴里隐约听到“叛徒”“祭祀”的词语,心里一片冰凉。


有人来找田野,告诉他让他去沐浴更衣,田野被半胁迫地带到一间屋子,热水已经放好,田野把手探进水里,那一块蓝色血渍像墨水一般在水里晕开,田野将自己的身子全部浸入水中,温热的水温暖了他冰冷的身子,那块蓝色随着水波晃啊晃,一转眼就变淡消失,田野眯起眼睛,水蒸气氤氲着,他的大脑一片混沌,似乎是走入了一块广阔的旷野,他走啊走走不到尽头,忽然海成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高兴地往那个方向跑去,海成珉对他招手,他跑着跑着,忽然四周就暗了下来,他低头一看,脚底全是鲜血,蓝色的红色的混杂在一起,田野不敢向前,海成珉还在朝他招手,向他微笑,可是手里已经握紧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田野想起第一次见到海成珉时他说的那句话


“上好的猎物,当然要配最好的侩子手”


 


 


 


祭祀很快就开始了


田野看着台下簇拥着的吸血鬼,一个个都对他露出好奇的表情,主持祭祀的祭司看了田野一眼,那眼神仿佛是看一个已经死掉的人,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田野没有被绑起来,而是很自由地被安排在一个高出四周的圆台上,吸血鬼们仿佛认定了田野并没有反抗的能力,索性就直接把他丢上了台


忽然人群中发生了一阵骚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台上,他们大多都皱着眉,一副严肃的表情,田野好奇的往他们看的地方看去,阴影的深处,一个人影缓缓地踱了出来


那人一袭正装,面无表情,苍白的脸色告诉着众人他最近才受过伤


是他的侩子手,那个最好的侩子手


田野看着那人仿佛不认识自己的冰冷目光看向自己,心如死灰


那人走上前,祭司从一个精美的盒子里拿出一把锋利小巧的刀具,就像医生执行手术时使用的解剖刀,不久之后,自己爱上的那个人,就要亲手用这把刀,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看见海成珉用双手接过那把刀,虔诚地亲吻了一下刀刃,随即将那把刀在手上灵巧地旋转了几下,仿佛在炫耀着什么


海成珉朝田野走去,田野坐在那个高台上,眼神就一直盯着走过来的海成珉,四周的士兵走过来想要帮忙把按住,被海成珉制止了,他走到田野身边,淡淡地说了一句“躺下”


田野看着海成珉的脸,本来已经放弃反抗的他忽然就不服气地露出了尖牙:“凭什么,海成珉,你凭什么杀我?”


海成珉的神色没有变化,“躺下”他说


田野看着海成珉冷漠的表情,忽然就笑了,他先是勾起嘴角,到后来开始放声大笑,海成珉就这样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笑,没有走前,也没有说话


田野笑够了,就大方地往台上一躺,偏过头去看海成珉


“疼不疼啊?”他问


“不疼的,你的中枢神经会被先断掉”海成珉慢条斯理地解释


“这么没意思?”田野撇撇嘴,朝海成珉伸出手腕“来来来,从这里来,别那么多废话,下刀吧,越疼越好”


海成珉的刀架到了田野的后颈,一片冰凉,田野闭上眼,刀刃扎破他的皮肤,没有疼痛,鲜血流出来,灼热滚烫
【我好冷,可惜你不能温暖我】
那么就要把我变得也和你一样冰凉吗?
我不信
你说过你会保护我,你说话不算话
海成珉你个骗子,大骗子
如果最终都是这样的结局,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为什么还要照顾我抱我亲吻我,为什么还要偷走我的心?
千万不要喜欢吸血鬼啊,他们都没有心
是假的,我说我不害怕是假的,开心地笑也是假的,冷静的样子是假的,不怕疼也是假的
我说不爱你,也是假的
可是你已经没办法知道这一切了吧
我是不是要死了?
为什么我还能听见你的声音?
你说你爱我
假的吧


田野睁开眼,只看到祭司诧异的表情和周围人大惊失色的表情
海成珉在他身边,俯下身子,咬住了他的后颈
田野感到后颈灼热酥麻的感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躺在祭祀台上,有一种神奇的热度从后颈一直蔓延到耳廓和手心,海成珉含住他的耳垂,悄悄在他耳边说:“这样,我就可以温暖你了”

江湖传说,如果一个吸血鬼咬破了一个人后颈的皮肤而可以忍住不去吸血的话,他们之间就会建立神奇的契约,这是神的旨意,在场没有一个吸血鬼敢上前,更何况,海成珉的能力,基本上远超台下所有人,这也是为什么,他被神选为执行祭司者
海成珉向台下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抱起田野,跳到梁木上,穿过人群,绝尘而去
“抱歉,这是我的人”




FIN

评论(7)
热度(28)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