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萝妹】冬暖夏凉爱萝莉

萝妹
奇葩的脑洞,带一点舅夜……
甜甜甜/ooc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魔法族的赵志铭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个大烦恼
他已经成年了,可是他的特殊能力依旧是个未解之谜
是的,在这个魔法世家,每一个族人成年之后就会拥有一种天生的特殊能力,而这个能力,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就像歌里唱的那样“一根藤上七个瓜”
赵志铭觉得自己可能不是瓜,因为他连他自己能力的一丝瓜苗都没有发现
赵志铭心里委屈,自己的父皇有着叱咤召唤师峡谷的野怪控制能力,隔三岔五的就牵只纳什男爵或者远古巨龙出来溜溜逗母后开心,赵志铭只能在旁边被你侬我侬的父皇母上秀得目瞪狗呆
还有这种操作?我赵某服气
而他的母后也不是一般的人,想当初一记如来神掌举世震惊。当年他父皇母后携手共同打败了外来的敌人这一光荣事迹至今还在赵志铭的历史课本上挂着
可惜有着这么无敌的家长,赵志铭依旧只是个普普通通毫无天赋甚至现在连特殊能力都没有的熊孩子
隔壁舅舅家兮夜,虽然人长得丑了点,但是人家能力摆在那里啊,自从上次兮夜用自己的能力救了不知哪国的一个长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惊为天人的王子陈晟俊,那人就天天跟在兮夜屁股后头一口一个“兮夜~”地叫,叫得赵志铭头皮都发麻了,可惜兮夜并不知道赵志铭的想法,反而每次提到陈晟俊时,嫌弃的嘴角都会不自觉上扬。更可怕的是有一次赵志铭和兮夜约出去吃饭,吃着吃着赵志铭就觉得有杀气传来,抬头一看是陈晟俊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拉过兮夜就往怀里塞,兮夜笑得嘿嘿嘿地跟赵志铭说了句这个sb吃醋了,就乐颠颠地跟着人走了,留下孤独的赵志铭和巨长无比的账单在风中颤抖
赵志铭决定拉黑兮夜一秒
不过说来说去最惨的还是赵志铭本人,没颜值没能力还没人追,他对着镜子撩了撩自己的刘海,悲催地发现发际线已经高到了头顶
完了,我被愁秃了
下一秒极具乐观主义的赵志铭又重新打起精神,秃就秃吧,反正我靠的是人格魅力又不是颜值,爸爸依旧是这么自信
然而当他踏出家门准备出去闲逛的第一秒他就怂在了原地
他看见了田野,那个隔壁家的小孩,他的暗恋对象
因为父皇执意要他上普通学校而不是家族内的学院美名其曰男孩子要多磨练,他才有机会认识到田野这个“别人家的孩子”
刚开始赵志铭对他的印象是和对其他好孩子一模一样的:乖孩子,成绩好,有礼貌,典型的老师疼家长爱,赵志铭作为熊孩子的典范表示他瞧不起这样的人
田野的生活可谓是一帆风顺,初中高中都是保送到最高学府,各种活动发言都有他一份,当听说田野要转到自己班里的时候,坐在课室最后一排角落的赵志铭狠狠地吸了一口维他奶,小声地说了句“辣鸡”
然而当老师指着他旁边的位置让田野暂时坐在那里的时候,赵志铭却开始莫名紧张,他赶紧把自己堆在隔壁座位上的书包课本零食袋饮料盒一股脑地移走,看着讲台上那个比照片上长的还要白净可爱的小孩带着好奇的目光坐在了他旁边,习惯了单人单座的vip待遇的赵志铭从来没有这么近的观察过一个人的眉眼,他趴在位置上装作睡觉的样子,手臂间却露出一丝狭小的缝隙偷偷看旁边认真听课记笔记的田野,田野的皮肤很白,透着婴儿般的粉,睫毛长长的扑扇扑扇像蝴蝶的翅膀,赵志铭在心里用尽毕生所学的词汇去形容眼前这个人的样子,想来想去就只憋出了短短两个字
好看……
田野的长相并不是特别出众的那种,但五官却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再加上小孩天生活跃的性格,在赵志铭眼里就像是点亮了一颗小星星,照得赵志铭的少女心都荡啊荡的
田野也是个开朗的人,除了第一天两人都还拘束害羞着,他们很快就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赵志铭也发现田野这个人并不像其他学霸那样死读书没有生气,相反的,赵志铭嘴里的那些流行词语和游戏田野都能接上话头,赵志铭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又有才的同桌了
一个顶尖学霸和一个上课睡觉下课打游戏的调皮孩子成了朋友,这确实是件罕见的事,田野慢慢发现,赵志铭虽然不务正业,但成绩却并不差,可能是因为魔法族天生的优越血统,普通人的课程,对他们就是小菜一碟
赵志铭也从来不向田野炫耀自己魔法族的身份,反而活的像个普通家的孩子,小镇不大,一来二去的他们成了私下的好友,赵志铭经常溜出宅子出来闲逛,也总能在街角的阳台上看到认真背书的田野
田野家离赵志铭家的宅子只是一街之隔,田野父母忙,经常不在家,而田野又经常学习学到忘记了吃饭,赵志铭总是偷偷借用姐姐的小魔法道具,溜到田野房间的窗口,像圣诞老人一样敲敲窗让田野放他进去,然后在田野家一待就是一天。田野认真念书学习,赵志铭就在田野房间溜达,翻找田野的漫画书和相册看,看到好笑的就调侃田野一句,田野也总是笑笑,无声地接纳了这个有点吵闹的陪伴
直到一个夏夜,赵志铭在田野家玩着玩着就已经很晚了,田野在台灯下伸了个懒腰也打算洗洗睡,他跟赵志铭打了声招呼,就去洗澡了。田野顶着湿头发回来的时候,发现赵志铭还坐在那里,以往赵志铭这个点都应该已经回家了,他疑惑地拍了拍赵志铭的肩“喂?”
“田野”昏暗的台灯光线里,赵志铭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
“怎么了?”田野看他的表情,忽然有些心虚
“你的父母……是真的忙生意不在家吗”
“……是啊……怎么了”田野有些尴尬地笑起来
“还是说……你其实分明就是个孤儿?”赵志铭忽然抬头,把田野吓了一跳,赵志铭的目光从来没有那样的沉重过,田野心一横,打算实话实说
“是……我是孤儿……我的父母,在当年那场战争中因为抗敌而失踪,留下我一个人在战火中的孤儿院长大……”
赵志铭握紧了拳头
“你的父母,在那场战争中扬名,而我的父母,还有无数的不知名的战士,永远的,离开了世界……”田野说着说着,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那你一个人……晚上会孤单吗?”
“孤单?我已经习惯了……”
赵志铭拉过田野的手臂“我陪你吧,今晚我不回去了”
“你的手好凉”田野在床上坐下,没有回答赵志铭的话,夏天的虫鸣从窗外聒噪地传来,燥热的空气中两人相对无言
田野在床上翻滚了一阵,因为天气热,家里又没有空调,因此夏天的晚上田野总是难以入眠,再加上旁边有个看着他的赵志铭,田野感到更烦躁了,手心都已经泛出了汗水
“热吗?”赵志铭握住田野的手心,冰凉的感觉从田野指尖传来
田野半眯着眼睛,呢喃似的说“热……”
忽然赵志铭俯身躺在了田野身边,把田野往自己身边拢了拢
“抱住我,就不热了”
田野感觉到面前人的怀里冰凉沁人,不由得往凉气的来源钻了钻
“你为什么,这么凉啊?”田野在赵志铭怀里小声地嘟囔着
“不知道,可能是魔法族天生的吧,和你们不一样”
田野不再燥热,沉沉地睡了过去,双手一直紧紧抱着赵志铭,像一只小考拉挂在赵志铭身上
后来,赵志铭就再也没有在自己的床上睡过
就算是秋天天气转凉,田野睡眠变得更加安稳了,赵志铭也没有离开过田野,他怕这个孩子孤单,当然,同时也有他自己的小小期盼
冬天渐渐来了,赵志铭家的大宅子已经开起了暖气,而田野家又显得拮据了起来——没有足够厚的被子抵御寒冬。赵志铭曾经有想过把田野带到他家里去睡,可是田野在他的大床上睁了半天的眼睛,愣是睡不着,说到底其实就是认床。后来,赵志铭把自己的被子搬到了田野那里,自己也只能每天跑到田野家,在田野还写着作业的时候钻进被窝里帮田野暖床,田野钻进被子里的时候赵志铭笑说他这是黄香温席,田野也不客气,带着被窝外的寒气就往赵志铭身上扑,他嘟嘟嘴,有些好奇地问“为什么你又变成暖宝宝了?哇,你的手好暖,拿过来拿过来!”
赵志铭一边贴心地把田野的手放在怀里捂热,一边说“不知道啊……哎你别动,手还没暖呢”
田野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哎你之前说,你不知道你的特殊能力是什么,我有一个猜想,你的能力,不会就是冬暖夏凉吧?”
“哈?你蒙我吧,这不是每个族人都有的吗”
“你怎么知道,说不定就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要这能力有何用?”赵志铭嫌弃地撇嘴
“不行,你还得给我暖床呢”田野说道“你得给我当一辈子的空调”
“好啊,这破能力还是有点用的”赵志铭笑了,田野可爱的脸就在咫尺之距,他心中莫名泛起一丝甜蜜
田野向上蹭了蹭,嘴唇贴上了赵志铭的唇
“哎呀,好像,我的嘴唇也有点冷呢~”

FIN
评论(9)
热度(31)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