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厂荡】不破楼兰终不还

厂荡

一篇完结

梗来自 @童无敌 小天使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顺便 @shmilyQAQ  小天使要的厂荡

脑洞有点迷幻,带一点ooc的校园向

童老师太苏了,小明都小鹿乱撞了2333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喂……明凯,醒醒!”

明凯被旁边的人推醒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教室里

似乎是早春时节,明凯眼角的余光看见了窗外刚刚抽枝的树上蹦跳的麻雀,当他回过神望向四周的时候,他发现周围的人都憋着笑看着他,他尴尬地擦了擦手上残留的口水印子,就听见一个声音从头顶响起

“明凯,你来解释一下我刚刚讲的这句诗吧”

说话的人的嗓音并不是特别出众,但语气间带着淡淡的耐心温和,使得本身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在那人嘴里,却有了山间清泉般的沁人

明凯心下一惊,匆忙抄起桌上的课本站起来,书本摊开的那一页被揉得皱皱的,上面写满了明凯看不懂的古诗词,他挠了挠头,心虚地盯着书本“那个……刚刚讲的……呃……”

“上课认真听!”头顶的声音带了一丝怒气,但是却依旧温柔得要滴出水来,并不像是普通老师一下子就火冒三丈的语气,明凯听着那人的话,居然有了一种乖乖听课好好学习的冲动

明凯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却一下子怔住了

银边的金属框眼镜下,那一双好看的桃花眼,赫然是属于童扬的

明凯还没有从穿越回到少年时代的懵逼中缓过神来,一下子又被另一件事情所震惊了

在这个世界里,童扬居然是他的老师

明凯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有点发晕,他开始想念召唤师峡谷和他的远古巨龙纳什男爵石头人和F6了

童扬,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童扬,走到明凯面前,敲了敲明凯的桌子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童扬的声音突然变得坚定有力,似乎在念出诗句的时候,它变成了另一个人

他清澈的眼神看向明凯,恍然间明凯在童扬的眼里仿佛看到了乌云压城的边塞重地里,漫天的火光和鲜红的刀戟,尸横遍野中,孤独的战士拖着沉重的身躯,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向前去

童扬自顾自地走开,继续用温柔的声音耐心地讲解着这首边塞诗歌,明凯站在原地,望着童扬的身影,却忘了坐下

这句话形容你多合适

明凯眼前浮现的,是当年的一句队长走前面,他走在童扬身后,看着童扬的背影,宛如一个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的战士,背脊挺直有力,就这样带着整个战队所向披靡

不自觉地,明凯拿起桌上已经不见笔盖的那支笔,在皱皱的书上写写画画

“看不出来啊你”旁边的同桌压低了声线对明凯说“对我们童老板有意思?”

明凯一愣,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书,上面已经潦潦草草地写上了几个大大的“童扬”

“你这点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去追童老板啊”同桌继续絮絮叨叨,偶尔还抬起头偷偷观察一下童老师的目光有没有看到自己

“他……他好看啊”明凯心一横,决定坐稳这个小迷弟的角色

“你省省吧,喜欢我们童老板的人,从办公室都可以排到食堂,况且,你还是一男的……”同桌嫌弃地看着明凯,夸张地叹了口气“童老板是不可能喜欢你的”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明凯不服气地敲了同桌一下“童扬他……啊不童老板他,也不一定不喜欢男孩子啊”

“明凯!”童扬的声音又一次从远方响起“你们这一桌,放学之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明凯领着身边委屈兮兮的同桌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童扬正在喝水。

累了一节课的童扬有些疲惫地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拿着杯子的手骨节分明,喝一口水下去,明凯能清晰地看见童扬喉结的滚动

妈呀怎么这么好看

童扬抬眼看见明凯和他同桌,挥挥手示意他们过来,刚刚在教室里还气焰嚣张地控诉明凯连累了他的同桌顿时就变成了乖巧的小动物,可怜兮兮地开口“童老师……”

“语文课不好听吗?”童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询问式地开口

“没有……”同桌低下头

“那为什么不好好听呢”童扬朝着两人笑笑,明凯看见那个笑感觉心都要化了,他赶紧拉起同桌的手举到身边,发誓似的跟童扬说“童老师我们错了!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听语文课一定好好学语文!真的!说谎我是小狗!”

童扬看着明凯的样子笑得更灿烂了,他伸手揉了揉明凯的头发“走神我可以理解,但是故意不听我的课我可是要生气的,下次听话,啊”

童扬明显无意间的举动却让明凯心跳漏跳了一拍,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温柔的童扬,他所见到的童扬,不是废寝忘食努力训练只给他留下一个冷冷的背影,就是少言寡语走在他身边听他说话偶尔点点头,他们之间的距离总是不远不近,但是明凯却能够知道童扬一直会在那里。他们之间很少这样亲密而温柔的接触,似乎是两个人天生就不太习惯甜腻腻的相处方式。明凯看着面前和印象中的童扬长相重合的人,心下有些五味杂陈

那边世界的童扬,现在还好吗,有没有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呢?在穿越前几天,明凯刚刚和童扬告别,那则离队声明,明凯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样残忍的分离就这样活生生地在他面前发生了

接下来明凯也不知道童扬对他俩又说了些什么,只是到最后明凯回过神来时只听到童扬对同桌说的一句“你可以走了,明凯留下”

明凯讷讷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他看向童扬,童扬起身给他接了一杯水,放在明凯面前

“不要紧张,坐吧”童扬的语气像是在招呼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

明凯笨手笨脚地坐下,期间还差点被椅子绊倒,弄得童扬一个劲地在旁边笑,明凯羞得简直想要找个地缝自己钻下去,他开口“童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时的童扬收起了笑意,稍稍露出了严肃的神情“我想找你聊聊关于你退学去打职业的事情”

明凯一愣,原来这个世界的自己,也喜欢着电竞吗,那童扬呢?明凯想起当年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选择走上电竞这条路的时候,老师同学不以为意的表情,但到最后,他最终还是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那现在的童扬呢,是要像所有的老师该做的那样阻止他选择电竞道路吗?

“我……”明凯不知该怎么开口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童扬声音淡淡的,在放学后空旷的校园里显得格外清晰

“嗯”

“电竞这条路,毕竟不好走,你选择了这条路,就意味着你要面临无数的非议和指责,就意味着你要付出比其他行业更加坚定的信心和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目标,你明白吗?”

明凯愕然,童扬这番话是他没有想到的,不是一味地阻止或是放弃他,而是冷静地为他分析清楚了未来的道路,认真地询问他的态度,明凯不禁有些感动,若是当年,也能有这样的人认真对待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总是否定,那该多好

“我知道……童老师,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明凯点点头

童扬舒了一口气似的舒展开了眉眼,望着窗外夕阳洒下的余光,问“为什么选择打职业?因为觉得游戏比学习简单?”

明凯喝了一口面前的水,认认真真地说

“不,因为梦想”

童扬似乎是被他这句话所打动,有些感慨地笑了起来

“那我送你一句话吧”

“什么话?”

“就今天,我叫你起来回答,你答不出来的那一句”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对,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童扬重复了一遍那一句诗,用的却是和明凯完全不同的语气,坚定而带着一点期盼,仿佛将要上战场的不是明凯,而是他自己

夕阳的余晖渐渐消融了,童扬仿佛燃着火焰的眼神也只持续了一瞬间,就淹没在傍晚的昏暗中,但这一瞬间,已足够在明凯心里留下最深刻的印记

明凯站起身,他们在沉默中对视良久,最后,明凯伸出手,像个老友一般拍了拍童扬的肩

“谢谢你”他转过身,脑海里还留着童扬的那个眼神“童扬”

“不用谢,努力向前就行了,你是我教过的,最特别的学生”

 

明凯是在走出学校大门的一瞬间晕过去的,铺满云朵的蓝天一下子充斥了他的视线,倒下去前的最后一秒,他脑子里想的是童扬,终于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他想

 

明凯去找了一趟童扬

本来就已经不早了,明凯在自己的电脑前醒来的时候,田野他们已经吃完晚饭晃荡回来rank了,看到明凯急匆匆的背影,田野嘟囔了一句“去哪啊大晚上的”也没再理会

明凯坐在出租车里,忽然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居然没有提前通知童扬自己要过去,他摇了摇头,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其他的到时候再说吧

童扬接到别人通知诧异地从训练室跑到基地门口的时候看见了在门口打转的明凯,他拽过明凯的手,一句你怎么来了还没出口,就被明凯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大晚上你发什么神经”童扬推推明凯,让自己有了丝透气的缝隙

明凯没说话,只是兀自抱着童扬,他们俩很少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一时间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么直接而不讲理的明凯,童扬所见过的明凯虽然随和大方,却几乎很少这样直接地接触他,他们的距离就好比两条并行的铁轨,相互依赖却不是形影不离

童扬小声地提醒“公共场合呢,你干嘛”

明凯放开童扬,一句话说的理所当然“我想你了啊”

童扬无语地把明凯带到自己的宿舍房间,搬了一张凳子给明凯,明凯还停留在见到童扬的激动之中,一不小心被椅子绊了一下,险些脸着地摔下去,童扬笑意都涌到眼角了,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童扬倒了一杯水放在明凯面前,说“坐吧,你要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明凯端起水喝了一口“我已经说完了啊”

“就你想我啊?就这句话你还要穿过大半个上海来找我?”童扬抱着手坐在旁边,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笑着看他

“哦差点忘了,还有一句话”

“嗯?”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明凯试着去模仿另外一个世界童扬的语气,坚定不屈,还有一点点憧憬和期盼

童扬听了这句话好像想到了什么,他拉起明凯的手,两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

“好,不破楼兰终不还”

 

FIN


评论(6)
热度(36)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