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驼妹初心,偶尔写写珉妹萝妹荡萝自娱自乐,初心不改,信仰不变

【驼妹】耿耿于怀<3>完结

驼妹

完结啦

写完一身轻

 

国际三禁,谢谢观看

 

 

周围人的神色都变得有些微妙

老大挑着眉抱手站在一侧“请吧”

田野走过去面对着金赫奎,丝毫不惊慌地将手搭在了金赫奎的肩上,田野目光直白,神色波澜不惊,倒是金赫奎面对着田野的迫近有些局促地后退了一小步。田野愣了一秒,但似乎并没有被金赫奎的举动所影响,跟着金赫奎的脚步往前迈了一步,继续保持着压迫性的距离。

此时的田野,眼眸黑漆漆一片,金赫奎感觉那里面是万丈深渊,田野弯弯眉眼笑了起来,那坦然无一丝波澜的眸子里又仿佛单纯得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摊开来一点一点给金赫奎看。

金赫奎心下一动,不等田野反应,就俯下身吻住了田野柔软的唇。金赫奎的吻里弥漫着苦辣的酒精味道,田野没有躲,却一时无措地不知要不要回应。金赫奎的吻没有继续深入,只是停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田野的下一步举动。田野回过神来,小巧的舌尖撩拨似地轻轻探进金赫奎的唇齿,这个时候,金赫奎忽然抽身放开了他

田野一惊,匆忙收好自己的神情,一边低着头懊恼自己刚才的莽撞。但好在没有人发现田野刚才的不自然,大家都只当这是其中的一个小插曲罢了。

金赫奎一己之力最终还是敌不过众人的起哄劝闹,田野拦都拦不住,此刻的金赫奎已经喝得有点昏昏沉沉了,田野皱眉,心下想着这些人绝不会让金赫奎就这样好好地走出去,正当焦急之际,田野似乎想起了什么,舒了一口气,随即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块小巧的篆刻着复杂图标的木符,木符的正下方,刻着一个长的很奇怪的“7”字

田野神色凛然,将木符按在桌上,说“金总不胜酒力,不知是否可以让我们先走呢”

座中几个人刚显出怒色,就被老大拦住了,他看着那个木符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说“没想到你来历不浅啊”他示意手下让开了一条道路,田野扶着金赫奎站起来,踉踉跄跄地从中间走过,正当他们踏出酒店的大门的瞬间,身后传来老大的声音

“以后若在道上相见,还请多多关照”

 

当然,这一切,喝的七荤八素的金赫奎并不知道

田野站在路边,一手撑住金赫奎让他不至于倒在地上,另一只手挥舞着想要拦一部出租车。可惜半夜的街道上车流稀疏,在冷风中站了半天田野也没打到出租车。金赫奎倒是很安静地靠着他的肩膀,偶尔小声哼哼两句,灼热的气息混合着酒精的味道一同洒在田野脸侧,田野别过头继续望着街道。终于有一辆出租车路过停了下来,田野架着金赫奎坐进车里,金赫奎浑身软的像一团泥,田野刚一坐好金赫奎就有气无力地躺倒在了他腿上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田野拍拍金赫奎

“不要……”金赫奎含糊不清的小奶音固执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田野叹了口气,向司机报了自己家的地址

就像无数个从前一样,金赫奎累了,就朝田野撒撒娇,同时顺理成章地把田野当成一个大型的枕头。田野低头看着昔日喜欢的人熟悉的眉眼,想起金赫奎的笑,金赫奎软软的声音,金赫奎认真的样子,想起他喊iko的时候上翘的尾音,忍不住轻轻戳了一下那人的脸,笑了

金赫奎没有反应,田野温柔的目光望着金赫奎,兀自说道“你怎么酒量还是这么差啊,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金赫奎眯眯眼,仿佛是听见了田野的声音,半醒了过来

田野接着说“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也是,喝醉了酒路都走不好,大家都在笑你,你还偏偏嚷着要我背你回去,记得吗?”

金赫奎迷茫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眼眸里带着点水汽,委屈似的开口“我不记得……我只记得以前我很喜欢一个人,他特别好特别好,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田野不说话,等着金赫奎说下去

“可是我真笨啊,我把他弄丢了,我讨厌他难过的样子,可是我却让他哭了。”金赫奎眼里的懊悔似乎都要溢出来

“我把iko弄丢了,你能帮我找找他吗……你看见了我的iko了吗?”

 

田野在旁边看着,脸上的表情却平静的可怕,他试着用温柔的声音对金赫奎说“你听过刻舟求剑的故事吗?没听过也没关系……但是,是你丢下的meiko,你凭什么以为他要乖乖地那样站在原地等你?等着你后悔了就来找他。那要是你不回来了呢?你太相信你记忆里那个离不开你的meiko了,所以当你看到一个不再依赖你的meiko的时候,你觉得他变了”

田野停顿了一会,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点激动,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轻盈,但是每一个音节都沉沉地砸在地上“但是你真的喜欢他吗,你总是自以为是地做事,一声不吭地把他丢下。船已经走出去那么远了,你明知道你再也不可能找到原来的那把宝剑了,也还要傻傻地跳下水去吗”

金赫奎听进去了多少,田野不知道,也许醉醺醺的金赫奎根本就听不懂田野说的是什么

听不懂最好,田野想,他才不想在金赫奎面前,露出这么狼狈的样子

田野并不是无法释怀,只是金赫奎当年让年少无知的他那样昏天黑地地哭了一场,而现在又要轻而易举地夺走他的心,他不甘心。

 

好不容易折腾到了田野家,田野把金赫奎往床上一扔,走到厨房冲了一杯蜂蜜水,金赫奎正幼稚地在床上滚了好几圈,田野掐着不安分的金赫奎的后颈强迫着他把蜂蜜水喝了下去,就要赶着金赫奎去洗澡。

喝醉了的金赫奎变得格外地粘人,田野在自己衣柜里翻找了几下,找了一件金赫奎大概合身的T恤,一条新的内裤,拉起金赫奎就把他往浴室推,金赫奎走得还算稳当,田野帮他放好衣服嘱咐他这里是放水开关这里是毛巾,抬腿刚要走就被金赫奎拉住,金赫奎小心地凑到田野身边,田野觉得金赫奎如果有尾巴的话,此刻大概都快要被摇断了。金赫奎的小奶音粘粘糊糊地响起

“一起~”

田野感觉自己汗毛直立,有一种想要把衣服拍到金赫奎头顶上然后转身就走的冲动,他在心里重复了无数遍不要和醉鬼计较之后,好声好气地跟金赫奎说“你自己洗好不好,乖”

金赫奎顿时无赖上身,拽着田野要田野帮他脱衣服

田野开始后悔自己把这只厚脸皮又坏心眼的羊驼领回了家,他小心地帮金赫奎脱掉了上衣之后,丢下一句“好了好了你自己洗”就风一般地冲出了浴室

金赫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穿着田野的衣服,金赫奎手长腿长,田野的衣服套在他身上显得有些短,金赫奎稍稍抬手,就会露出腰间白暂的皮肤,他径直走到田野床边,咚的一声趴了下去。坐在床边玩手机的田野看到金赫奎出来,嫌弃地拍了拍金赫奎的肩膀“喂,起来,我给你吹个头发”

金赫奎乖乖地在床上坐好,田野拿过吹风机帮金赫奎把水吹干,羊驼的毛软乎乎的,带着洗发水的气味,田野忍不住揉了揉,又揉了揉,金赫奎忽然想到什么一般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你的恋人呢?”金赫奎坐在那里,颇有种理直气壮的感觉

田野不说话了,一个谎言需要另一个谎言来圆,况且金赫奎明显也都知道了,田野干脆就不搭理他

金赫奎看田野不说话,笑得更欢了,田野不知道这人是哪根筋搭错了,他打发金赫奎在床上躺下,就起身去洗澡

田野洗完澡清清爽爽地出来,坐在床边又开始沉迷手机,忽然被人拦腰一抱,金赫奎就这样

 

捆住田野不让他走,田野无奈地拍了拍金赫奎的手,放下手机躺进了被窝里

反正又不是没睡过,田野自暴自弃地想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田野是被金赫奎抱醒的,他推了推金赫奎的身子,不满地嘟囔“不要抱那么紧啊……”

金赫奎脑袋伏在田野耳边,小声地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你穿着EDG的队服,然后跟我说再见,我想拉住你,可是你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拉住田野的手“不要走好不好……”

田野看着金赫奎的眼睛,几秒后,他从金赫奎怀里爬出来,径直走向门口“快点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餐”

面对冷漠的田野金赫奎久违地使出了自己的厚脸皮大法,不管田野甩多少个眼刀嫌弃他多少次,他也依旧屁颠屁颠地跟在田野后头,甚至还死皮赖脸地蹭到了在田野家借住的资格。田野每次看着金赫奎的眼神都像是看傻子一样一脸无奈,总之,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金赫奎好像从来就不知道那天晚上田野跟他说的那些话,田野说“你真的要傻傻地跳下水去吗”金赫奎真的跳了,跳得义无反顾坦坦荡荡,金赫奎喜欢田野,他就这样把自己的喜欢摆在田野面前

他们的合作项目结束的那一天,他们参加完庆功宴回到田野家,金赫奎在田野坐下之后掏出了一个蓝色的天鹅绒盒子递给田野

田野接过那个盒子,很疑惑地望着金赫奎,金赫奎制止了田野想要打开的动作,开口说“首先,我要说对不起”

田野咽了咽口水,看着金赫奎

“当年抛下你,是我不对。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回十年前的那个meiko了”金赫奎语气诚恳

“我上一次把meiko弄丢了,但是田野,我找到了你。我爱你,所以我选择了跳下水去。我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我保证。”

“那么,我亲爱的田野”金赫奎打开那个盒子,钻石闪耀的光芒顿时迸发

“我已经跳下水去了,你愿意,把我救上岸来吗?”

 

FIN

 

写在最后的碎碎念:所以其实,田野之前骗驼说有恋人,想要拒绝驼的原因,是自己害怕再一次被金赫奎抛弃,但是田野对金赫奎又是真的很喜欢很心软,所以才一次次接受驼的邀请和请求,所有在相遇前想好的高冷人设全都在金赫奎面前哗啦啦崩掉了。驼也是,刚开始因为田野的成熟而感到陌生和不安,但后来发些田野还是那个喜欢着他奈何不了他的小崽子,就死皮赖脸地求关注求喜欢了。于是十年后,对往事耿耿于怀的两个人就都放下了过往,又合拍地走在了一起


评论(5)
热度(38)

© 耳边风 | Powered by LOFTER